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你是何人?”

“方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诗会之上,切磋诗文本是常事,何来无耻之说?”

“姑娘今日若不能给个说法,我等怕是不会答应的!”

------

------

听到那声音,众才子纷纷转头望着站在那里的白衣女子,一脸愤慨的开口。

对于这些心高气傲的才子来说,面子无疑是十分重要的,被一个女流之辈当面骂作“无耻”,他们怎么能够忍受?

倘若不是这女子长得绝美,众人心中到底还是有一些怜惜之心的话,恐怕就不仅仅是简单的质问两句这么简单了。

沈照的脸色,也明显的有些阴沉下来。

作为庆安府第二才子,逼迫一位女子作词,这样的事情,的确是有些不妥,但他平日里高来高去惯了,无论是有何言语或是举动,都有无数人附和,至于妥与不妥,沈照并不在乎。

但这样被人直接指出来,这就是明显的不给他面子了。

沈照眼神微冷,看着她说道:“今日这中秋诗会规模虽大,但府城之中才子更多,不知有多少才子无缘参与,云英诗社的诸位才女既然受邀参加,才华自然有过人之处,若是拿不出一首像样的词作出来,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吧?”

“无耻便是无耻,任你找再多的理由,还是无耻!”那女子俏脸上依旧是冷冰冰的表情,丝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文采不见的有多好,脸皮倒是够厚,对一个女子如此刁难,不说才子,怕是连男人都算不上!”

堂堂庆安府顶尖才子,居然被一个女子怀疑有没有文采,是不是男人,饶是沈照的养气功夫再好,也差点没忍住心中的怒气,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。

这女子的一番话,亦是说的这些才子哑口无言。

这样为难一个女子,说出去的确不光彩,不过她居然说沈照的文采不见得有多么好……这句话,怕是杨彦州也不敢说吧?

看来,这女子似乎并不知道,现在站在她面前的,是大名鼎鼎的庆安府第二才子,沈照沈公子。

这些人心中所想的,宛若卿和曾醉墨都不知道,两女有些呆呆的望着对面那抱剑而立的女子,熟悉到极点的绝美面容,与那画上的一模一样。

“请恕沈某眼拙,不知姑娘又是哪里的才女?”沈照眼神咄咄的望着那女子,脸上明显的可以看到怒意:“姑娘既然看不起沈某,想必才华必定超过沈某许多,不如趁着这次诗会比较一下,若是姑娘拿出的诗词超过沈某,沈某心服口服!否则的话,今日之事,还请姑娘给个说法!”

沈照这番话说出来,明显的是有些比斗的意味了。

这其中的意思,自然不仅仅是切磋这么简单,这样的事情在读书人中屡见不鲜,两位才子以诗文相斗,输了的,承认自己才华不如对方,这对于惜名如命的才子来说,将是他们一辈子都抹不掉的污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