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虽然诗会上给宛若卿等人安排的位置十分偏僻,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,但自从刚才沈照带着这些人过来,便有许多视线向着这边投了过来。

而刚才这位陌生才子站出来,和沈照针锋相对,场中议论纷纷,远处众人也终于意识到这里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越来越多的身影向这边聚集。

“对我等而言,诗文切磋乃是常事,才子才女并无分别,沈某不过是想见识一下这位姑娘的才学,又有何说不过去?”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了过来,沈照的脸上又恢复了温文尔雅的表情,反问说道。

“写诗填词,这本是读书人修身养性,陶冶情操的方式,并非争强斗胜的工具,阁下如此为难一个女子,实乃小人行径,非君子所为。”李易淡淡说道。

读书人平日以君子自诩,“非君子所为”这句话,对他们已经是极大的贬低了。

再怎么说,沈照在庆安府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刚才被一个女子骂作“无耻”,现在又被说成了小人,自他成名以来,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?

沈照脸上儒雅的表情早已消失,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。

而此时,周围有些人看向李易的眼神却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诗词是修身养性,陶冶情操的方式,不是争强斗胜的工具……且不说他的诗才如何,单是这一份见解,便要胜过许多自诩才子之人。

景国以文取仕,不可避免的增长了读书人的功利之心,久而久之,但凡作诗填词,必将分个高下,那第一第二第几才子之名,其实也都是这样斗出来的。

这书生能说出此等言论,怕是那种心性淡薄,无心名利之人,此时,即便是与沈照相熟之人,也不免对他另眼相看。

宛若卿美目中异彩连连,她果然没有猜错,这位公子虽然文采极高,但却与大多数才子不同,是真正心性高洁的雅士。

唯独对于钱财……

算了,既然是雅士,有些另类的癖好也没什么,正是如此,才显得他和那些人不同啊!

“兄台既有如此心性,想必诗才也差不到哪里,沈某不才,倒想领教一下!”既然已经撕破了脸,沈照也不再和他绕来绕去,语气咄咄的说道。

话说到这里,就已经没有任何迂回的余地了。

读书人之间有了冲突,自然不会像普通人一样,挥着拳头打一架,谁赢了算谁有道理。

他们之间流行的,是文斗。这件事情的对错本来就模糊,沈照虽然的确有些强人所难,但这种事情,在这些才子的圈子里面,也早就屡见不鲜。

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,起因错对已经没有人去在意,两首诗词拿出来,高下立分,若是才不如人,自然就得矮对方一头。

当然,前提是他会接下沈照的比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