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冯教授自然是不懂得什么叫“懒癌晚期”的,所教授的学生,也从来没有人这么一本正经的和他胡说八道过,心中兀自还在怀疑,难道这真是自己从未听过的奇症?

“不能做官的病?”

李明珠眼中露出古怪之色,至于站立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董知府,脸色则开始有些发黑了。

眼前这书生,分明是无心于功名,不愿去做一个小小的学官,编造出这什么“不能当官的顽疾”来搪塞冯教授,而冯教授,居然也信了!

若是此刻永乐公主没有在场,对于自己辖下这不思进取,自甘堕落的学子,董知府早就忍不住训斥了,若是人人都像他这样倦怠功名,国家还怎么选贤纳才?

“罢了罢了,既然身体有疾,那便好好休养吧,此事容后再说。”冯教授摇了摇头,有些叹息的说道。

府学之中,历年也有学子参加科举,屡试不中之后,整个人就变的神情恍惚,到后来更是疯癫起来,也有人长久遭受落榜的打击,一病不起,拿起书本便头疼欲裂……

冯教授为官多年,此类事情倒也见过不少,下意识的将李易归结为这一类人。

功名固然重要,但若是为了功名送了性命,那便不划算了。

听到冯教授的话,李易微微一怔。

这位大人,居然真的信了?

此刻,他的心里不由的微微的涌出一丝内疚,欺骗这么一位老实人,还真有些于心难安……

…………

“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此等怪病,下官真是孤陋寡闻了。”从如意坊走出来,许久之后,冯教授叹了一口气,语气中还有着浓浓的遗憾。

“你真的以为他说的是实话吗?”董知府眼神古怪的看着他说道。

脑海中再次浮现刚才的场景,董知府不得不承认,抛开永乐公主不谈,经此一事,他对于那书生的印象倒是更加深刻了。

“董知府的意思是?”冯教授看着他,一脸疑惑。

片刻之后,街道上一忽然发飙的男子,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“这竖子,竟敢欺骗本官!”

冯教授怒发冲冠,他执管府学这么多年,众学子见他,哪个不是恭敬有加,礼貌备至,何曾遇到过这样的顽劣之辈?

此时,冯教授的心中极度怀疑,那《弟子规》,真的是他所写吗?

堂堂府学教授,进士出身,居然被一个秀才糊弄了,实乃是奇耻大辱,冯教授脸上露出恼怒之色,挽起袖子就要折返回去,大怒道:“哼,这等顽劣之人本官见的多了,便是一根朽木,本官也定要让他悔悟!”

多年来,教导了无数学子,顽劣者也遇到不少,对于李易,冯教授的心中反倒生出了几分执念。

“罢了罢了,他怕是根本就无心功名,任你我如何多言,也只是对牛弹琴。”董知府摇了摇头,及时的拉住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