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前堂之中,除了这些人以外,还有着不少的衙役,此时正手拿水火棍,面露警惕的看着宁王府的几名护卫,神色紧张万分,看到刘县令出现之后,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方才这几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县衙,不由分说的拿下了周县尉,他们起初还以为有人造反,欲要先制住他们,但听到对方说是宁王府的人之后,就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他们只是小小的差役而已,这种事情,还是不要招惹的好。

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刘县令还是要拿出一点威仪的,整了整衣冠,缓步走了进来。

撇了那周县尉一眼,面色如常,向那几名护卫问道:“我是本县县令,不知几位是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便有一名护卫从腰间掏出一块令牌,刘县令辨认出上面宁王府的标志之后,心中这才再无怀疑,指了指周县尉说道:“不知周县尉所犯何罪,让几位如此兴师动众?”

其实对于宁王府的这几人,刘县令的心中是极为不满的。

再怎么说,这里都是安溪县衙,是他的地盘,这几人不分青红的抓了他的手下,还板着一张死人脸,换谁心情都不会愉快。

不过,对方到底是宁王的人,他也不敢将这不满表现出来。

“包庇纵容行刺小王爷的刺客,算不算大罪?”那护卫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问道。

“什么!”

刘县令闻言,脸上的淡然之色尽去,身体一个趔趄,差点没吓的瘫软到地上。

转过头看着周县尉,脸上还有浓浓的不敢置信,以及……佩服之情。

连行刺小王爷的刺客也敢包庇,平时怎么没看出来,周县尉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?

就是他刘县令,也不敢这么干啊!

刘县令不知道的是,那周县尉此时也是一脸的惊愕,心中惊诧万分。

他什么时候包庇行刺小王爷的刺客了?

就是借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啊!

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为何会冤枉自己,不过有一点他却十分清楚,如果他再不解释清楚的话,今天就真的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行刺皇亲国戚,这他娘最轻都是流放三千里,若是严重一些,掉脑袋都是有可能的!

就算是包庇,那也是很重的罪啊!

“大人明鉴,下官真的没有包庇任何人,行刺小王爷,下官对此毫不知情……”刀架在脖子上,周县尉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一脸焦急的解释。

也正是在这个时候,躺在角落里的年轻男子终于清醒了过来,一睁眼,就看到了自己那做县尉的姐夫,心里面无数的委屈终于释放出来,高声叫道:“姐夫,他们打我,快让人抓了他们……”

县尉不像县令需要皇帝御笔钦点,一直都是由地方任命,主要掌管司法捕盗,征收赋税等事务,官职不大,但在普通百姓眼里,已经是天大的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