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景帝被几个侍卫扶到另一处房间休息了,李轩暗自对李易竖了一个大拇指,和宁王一同跟随过去。

今天发生的事情,让李易在心里面暗自警惕,以后还是要离这些皇帝啊王爷什么的远一点,万一对方再像这样忽然昏迷或者干脆来个猝死,他岂不是躺着也中枪?

御医的效率很慢,李易都坐在这里喝了一杯茶了,太医署的两位官员才姗姗来迟,当然,来迟的代价,就是在门外面被那声音阴柔的老者训的跟孙子一样。

不过这两个家伙也是活该,作为皇帝的贴身御医,没事瞎跑什么,万一有个什么突发状况,没有及时救治,让皇帝登了天,恐怕两人也只能用猜拳的方式决定第一个该砍谁的脑袋了。

该做的事情做了,李易有心想走,但奈何刚才宁王已经放了话,让他先在这里等着,随时等着陛下传唤。

想要早点回去睡觉的想法只能暂时搁置下来。

他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,随便逛个花园也能碰到皇帝,脑袋里面开始思考刚才有没有说什么大不敬的话,好像有,又好像没有……鬼才记得那么多……

这样说起来,那位明珠捕头,就真的是公主了?

好好的公主不当,跑来当什么捕快,自己一个人当还不够,非要拉他下水,真是有病……

…………

两名太医署的官员被训了两句,耷拉着脑袋进屋给皇帝诊断,确保陛下身体没什么问题,退出来之后被接着骂。

李易所处的房间里面,两排手持兵器,身穿护甲的侍卫整齐而立,第二杯茶刚刚端起来,还没来得及抿一口,一侍卫从房间里面走出来,躬身道:“李大人,陛下召见。”

从座位上站起来,在那侍卫的带领下,走到另一处房间门口,远远的看到宁王和李明珠他们分坐在两侧,刚才在花园里见过的那位,他以为是某个大官其实是皇帝的男人卧在床榻上,房间里还有两个女人,一位是宁王妃,另一位不认识。

“臣安溪县尉,参加陛下!”

在皇帝面前,李易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行跪拜之礼,还好房间的地上铺有一层厚厚的毯子,跪上去也不会硌得慌。

“汝救驾有功,无须多礼,来人,赐坐。”景帝的声音还有些虚弱,话音落地不久,便有两名侍卫搬来椅子。

“谢陛下!”

李易口中称谢,刚刚落座,宁王上前一步,看着李易不认识的那女人说道:“这位是皇后娘娘,李县尉还需见礼。”

李易心中奇怪,这景国皇帝和皇后不好好待在宫里面,在外面乱跑什么,跪过一次还不够,只能起来再行一次礼。

皇后娘娘坐在上首望着他,凤目中也有着满意之色,方才陛下召见于他,她和宁王妃在此回避,知道陛下刚才昏迷的事情之后,也是吓了一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