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来人,把他给我拖出去,斩了!”

李易此言一出,公堂之上,鸦雀无声。

刘县令刚刚趁着休息的空闲,抿了一口茶水,刹那间全都喷了出来。

猛地转过头,瞪大眼睛看着李易,疑惑,愕然,震惊……种种情绪在他的眼神中浮现。

斩了?

他有什么底气说这样的话?

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县尉了,就算是县令,知府,也没有批准死刑的权利吧?

为了防止滥杀误杀,根据景国律法,对于死刑申请,要层层上报,经由刑部多次审核,最后还要当今天子亲笔勾画之后,再“秋后问斩”,哪有这么简单?

就算是他的身份如同自己想的那样,也没有资格下这样的命令。

不过,看他阴着脸,如此轻松的说出“拖出去斩了”这样的话,刘县令越发觉得他的背景深不可测。

刘县令尚且如此,就更别提公堂之上的衙役了。

这位年轻的县尉大人一开口,他们就有些发懵。

话语重复,声音上扬,就是在说谎吗?

揉鼻子代表试图掩饰真相?

拇指摩挲不停,便是心中慌乱的意思?

这种断案方法,简直是闻所未闻啊!

更加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是,长得贼眉鼠眼,獐头鼠目,一看就不是好人------什么时候长得丑也是罪名了?

这位县尉大人,断案还能不能再草率一点?

县尉大人接下来的话,就肯定了他们的猜测,真的能!

拖出去斩了?

斩立决?

众衙役心中苦笑,你只是县尉,又不是当今天子,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力?

看着周围众人一副惊掉大牙的样子,李轩有些嘲讽的扯了扯嘴,一群没有见过的土包子,才这几句话就把他们吓到了?

要知道,站在他们面前的,可是能把是说成非,把黑说成白,把脚下的土地说成球,一句话便能让人怀疑人生的怪胎,和这些相比,刚才说的又算得了什么?

和李易认识了这么久,李轩已经深刻的明白,不要去怀疑他说的任何一句话。

如果你觉得他说的不对,只有一个可能,就是你还不够聪明。

换句话说就是智商不够。智商这个词,是他不久前才从李易那里学到的。

此时,那跪在地上青年已经傻了。

斩……斩了?

他抬头望了刚才说话的那年轻人一眼,看到他面色严肃,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,顿时觉得眼前一黑,刹那间就瘫软在了地上。

便是在他身旁,名为王二的那人,闻言也不由的愣在了那里。

这位大人,是认真的?

下一刻,公堂之上就发出了一道凄惨的喊声。

“大人饶命,大人饶命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