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李公子……”

刚刚醒来,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,她看着李易,有些无辜的眨了眨眼睛。

“醒了?”李易从她额头上收回了手,说道:“这里是如意坊,你刚才在外面晕倒了……”

声音顿了顿,又道:“身体不舒服,不在家里好好养着,偏偏去唱那什么词。”

宛若卿俏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有些事情身不由己,对于她们来说,这些事情早就已经习惯了。

她支撑着身体坐起来,歉意的说道:“给公子添麻烦了。”

“别总是公子公子的叫了,不习惯……”李易摆了摆手,说道:“外面正在熬药,既然你就住在隔壁的勾栏里面,也不急着回去,喝完药再走吧,对了,你吃过饭没有?”

宛若卿摇摇头,她们这些伶人歌姬,在表演之前,不能吃太多的东西,大抵只能吃个两分饱,再多就会影响唱功的发挥了。

每次外出表演的时候,她总是习惯带些桂花糕,实在饿了就吃上两块,今夜带的,已经全都分给了其他人。

“刚好我也没吃饱,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吧。”

虽然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,晚上九点以后吃饭不是一个好习惯,但她空腹喝药怕是不妥,再加上李易在王府没有吃饱,因为皇帝晕倒的事情又是一阵折腾,现在肚子还真有点饿。

老方在院子的角落里驾了一个火堆,等着砂锅里的药熬好,看到李易走进厨房开始忙活,向屋内望了一眼之后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姑爷不会是要将那个女子留下过夜吧?

既然姑爷没有躲着自己,说明对他的绝对信任,但若是帮他隐瞒,又觉得对不起大小姐,老方的心里,又开始了新的一番天人交战。

片刻之后,还是有了一个决定。

有些事做错一次,就会一直错下去,瞒大小姐的次数多了,心中的负罪感也小了很多。

…………

宛若卿看着李易走出去,在床上坐直了身体。

床边有一个小凳子,上面放着一小坛酒,她是从酒坛中散发出来的味道闻出来的。

摸了摸额头,冰冰凉凉的,将手心凑上来闻了闻,也有一股淡淡的酒味。

她此时精神已经恢复了不少,虽然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,但那种晕眩的感觉却没有了。

刚才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擦拭她的额头和手心,应该不是错觉,虽然不知道原因,但她之所以感觉到舒服了一些,应该也和这些有关系。

刚才那个太医令在他面前也要虚心请教,他的医术,应该也很厉害吧?

脑海中种种纷杂的念头一一闪过,片刻之后,她抬起头,开始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。

一间不大的屋子,她现在所处的位置,是在角落里的床上,房间的摆设很简单,床,桌椅,一个木制的架子,上面摆放着洗漱用具,一目了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