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变脸的不仅是丑陋汉子,包括刘县令和在场的狱卒、牢头在内,听完此话,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由的微微一紧,某一个画面在他们的脑海中一闪而过,就再也不敢想象了。

“士可杀不可辱,有种给老子一个痛快!”那丑陋汉子的脸上肌肉抖动,狂吼着说道。显然,这衙役刚才的一番话,给他的冲击不小。

对他而言,哪怕是死,也比受此侮辱要强上千倍万倍。

只要脑海之中想到那个场面,他就浑身打了一个哆嗦,不寒而栗。

“你别说话!”

自己还只是开了一个头呢,就被这人犯打断了,那衙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继续对刘县令说道:“大人,若是这个法子行不通,属下还有其他办法,比如,找几只发情的雄犬,再喂这犯人吃了那春药……”

“呕……”

刘县令乃是一介文官,对于这种阵仗,简直是闻所未闻,尽量的不去想那衙役描述的画面,但越想要忽视,那场景反而在脑海中更加清晰,顿时腹中一阵翻江倒海,扶着桌子干呕不止。

岂止是刘县令,就连县衙大牢里面的狱卒,听了这些话之后,脸色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的。

此等非人的刑罚,他到底是如何想出来的?

这家伙不做狱卒,简直是埋没了人才!

出主意的衙役此时心中也是得意,俨然已经将那位只见过一面的李县尉当成了人生导师,就是不知李易要是知道他有了这么一位崇拜者,心里会作何感想?

怕是会一脚踹死这个恶心的家伙。

“你,老子是堂堂正正的男人,岂能被如此侮辱,你们不得好死!”

如果说那衙役最开始说出的那番话只是让这凶汉的心中有所恐惧,那么他第二次的开口,就已经让这丑陋汉子处在了崩溃的边缘,若不是有一口气在硬撑着,恐怕早就跪地求饶了。

刀剑加身,于他而言,也不过皱皱眉头而已,但若是像那衙役说的,将那种酷刑给他施上一次,恐怕下辈子都会活在无尽的阴影之中。

“给我闭嘴!”

第二次被打断说话,那衙役心中也是有了几分火气,怒骂他了一句之后,跑到刚刚缓过神,正在轻抚胸口的刘县令身边,再次开口道:“若是这个方法还不行,属下还有主意,我们可以……”

“呕!”

“呕!”

这一次,干呕的不止是刘县令一个人了,就连那些平日里对犯人用刑的狱卒都忍不住,一个个扶着墙干呕起来。

在县牢门口值守的两名衙役,陡然听到牢中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,身体不由的哆嗦了一下,互望了一眼之后,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

作为县牢值守,对于这种情形,他们早就习以为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