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天作孽,犹可恕;自作孽,不可活。

看着李易一脸的疑惑,仿佛患上失忆症一样,似乎完全忘记了“香水”为何物,李轩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。

“十两银子?”李轩试探的开口。

李易撇了他一眼,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。

以前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的时候,十两银子对他来说的确是一笔巨款,可以不用再担心吃饭的问题,但现在,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个十两银子进账,他已经完全可以做到不为这点银子而折腰。

见他的失忆症还没好,李轩一咬牙,说道:“近日刚刚寻得一匹宝马良驹……送你了!”

“最多两瓶,多了没有!”

李易看了他一眼,终于开口了。

经常在寨子里和府城中奔波,总是在车行租马车也不是办法,也是时候……让李轩送他一匹马了。

只因为多嘴了两句,就损失了一匹价值数百两银子的好马,李轩心中郁闷,留下一张请柬之后,拿着两瓶香水郁郁的走了。

“两天后,王妃寿宴……”李易翻开请柬,看了一眼之后,将其放在一边。

虽然他对王妃的寿宴没有兴趣,但是李轩既然已经送来了请柬,倒也不好落他的面子。

顶多蹭吃蹭喝一顿,吃饱了闪人,宁王府的格调那么高,应该不缺山珍海味之类,说起来他还真不知道那些皇室贵胄平时都吃的什么好东西……

这样想着,心里面那种不情愿的感觉稍稍的减轻了一些。

就是李轩太吝啬了,请柬只给了一张,不然多几个人去,最起码能把成本吃回来。

李轩这货倒是清闲,无论是那画像还是香水全是自己亲自动手的,他自己等着收货就行,敲他一匹马算是很轻的了。

…………

王妃寿宴举办的地点当然在宁王府,李易虽然说不上是轻车熟路,不过上次被李轩生拉硬拽的拖过来,路还是认识的。

宁王府地位超然,宁王的面子不能不给,王妃寿宴,来的宾客自然不会少。

来者皆是庆安府有头有脸的人物,大小文武官员,甚至京城那边也来了不少人,李易远远的就看到王管家站在门口,对每一位宾客笑脸相迎,顺便将他们的请柬查验,贺礼一一收下,登记在册。

“一会都给我擦亮眼睛,只认请柬不认人,甭管谁来了,没有请柬都不能让他进去。”趁着空闲的功夫,王管家给门口迎宾的几个下人训话。

王妃的寿宴可是大事,今夜的王府之中,可是有很多大人物,除了府城和京城的达官贵人之外,还有本次科考,出自庆安府的新科进士,王妃寿宴是其一,邀请有识之士谈论国事,也是今夜的重头戏。

门口的迎宾处是非常重要的一环,要是出了岔子,谁都担待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