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哈哈,为赋新词强说愁……,我就知道,得罪他的人没有好下场……”

小楼之上,也不顾皇帝和皇后娘娘都在这里,李轩毫无风度的大笑起来。

一首诗词就能将人气晕的事情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此刻,他不由的又想起来那日中秋诗会,在锦绣园中,那什么庆安府第二才子主动挑衅,等到李易的词写出来,那些所谓的才子全都不说话了。

可惜自己刚才没有在下面,否则,想必感触会更深一点。

心中打定主意,以后定要从李易那里要来几首诗词备着,遇到合适的时机,也像这样扔出来,瞬间震慑全场,那种感觉,一定会痛快到了极点。

“轩儿,不得无礼!”

陛下和娘娘还在这里,见他丝毫没有世子仪态的样子,宁王忍不住训斥了一句。

““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……”,有趣,有趣,常德,派人去将他召上来。”没有想到在花园巧遇的投缘年轻人和皇室有这么多的纠葛,景帝心中也对他极为欣赏,心中有些恶趣味的想要看看,当他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时候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?

说完这句话,他忽然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,胸口沉闷的感觉再次出现,呼吸再次变的困难起来。

不过,这种情形,他几乎每隔几天就会经历一次,此时也并未太过在意。

楼下,李易刚刚从刘县令的口中得知,刚才那个没眼色的好奇小官居然是庆安知府,心中惊诧之后,定了定神,行礼说道:“回知府大人,下官没有什么忧虑的,就是随便发发感慨而已……”

随便发发感慨?

听到此语,崔延新只觉得热血再次上涌……

就算是董知府听到这句话,嘴角也不由的抽了抽,上次自己没有亮明身份,他随口敷衍也就罢了,这一次,当着大小官员的面……敢不敢再认真一点?

董知府正要再次开口,有一王府的下人走过来,说道:“李公子,王爷有请。”

王府下人口中所说的王爷,自然就是宁王了。

众仕子官员闻言,皆是一愣。

王爷请李县尉干什么?

然后,他们又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。

一个小小的县尉,如何有资格参加王妃的寿宴?

就连董知府,对于此事也稍有意外,陛下御笔亲封,公主和宁王都对他……,难道这李县尉也不简单?

唯独刘县令心中没有任何的奇怪。

宁王算什么,就算是刚才那下人说的是“陛下有请”,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意外。

毕竟,刚才那一幕,他可是亲眼见到的。

“啊,宁王请我做什么?”

作为当事人的李易,也是完全摸不着头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