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在李县尉的授意之下,针对众捕快衙役的免费上岗培训班正式开班。

当然,李县尉“公务繁忙”,是没有时间去亲自教他们的,暂时充当先生的是衙门里识字的书吏,拿着记载着李县尉语录的小册子,结合具体的案件经过,给他们一一剖析。

这位书吏亲眼见证过李县尉如何审案,对于这一套流程倒是十分熟悉,众衙役起初只是为了应付考核,保住饭碗,听了片刻之后,就将这些事情忘到了脑后,脸上浮现出了感兴趣的表情。

他们此刻才知道,这书吏教给他们的,竟然是李县尉那种神奇的刑讯之术。

作为一名普通衙役,若是学会了这些,无疑是有了看家本领,到哪里都会受到重视。

就像是那刘一手一样,无论是多么凶狠多么强硬的犯人,落到他的手里,只能老老实实的签字画押,这段时间屡立奇功,俨然成了刘县令的左膀右臂,半月之前,还和他们一样只是一名普通衙役,如今已经成为班头,羡煞众人。

当然,他们没有刘一手的天赋,只能通过勤能补拙,成为班头就别想了,能得到李县尉或者刘县令的看重,便是他们短期的目标。

而眼下的“培训班”,无疑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

“大牛,老实交代,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去逛窑子了?”休息的空闲,一名干瘦的衙役忽然扭头问另一名衙役。

“胡说,我……,我昨天离开县衙就直接回家了。”叫做大牛的衙役愣了一下之后,脸色就刷的一下变的通红,涨红着脸说道。

“嘿嘿,还说没有,说话磕磕绊绊,眼神躲闪不敢看人,县尉大人说这是在说谎的意思。去了就是去了,大家都是男人,又不会笑话你,我只是想试试县尉大人教的方法管不管用。”那衙役见他的样子,心中已经了然,哈哈一笑说道。

“没去就是没去。”叫做大牛的衙役控制住情绪,一脸平静淡然的说道。

心中却暗自在想,李县尉没事教他们这些东西干什么,以后在他们面前,还有什么秘密可言?

“嘿嘿,你不说我们也知道。”另一个衙役神秘的一笑,说道:“你偷偷藏着的那包春药不见了,肯定是去逛了窑子。”

“哪用得着这么复杂,看他今天这幅没精打采的样子,昨天晚上还能去哪儿?”又有衙役起哄道。

大牛一张脸红成了猴屁股,逛窑子有什么好嘲笑的,说的好像他们没逛过一样,瞅见那书吏又拿起了小册子,急忙转移话题道:“要开始了,好好听陈书吏讲,要是听漏了什么,没有通过考核,小心你们的饭碗都保不住。”

这句话对于这些衙役还是很有威慑力的,闻言不再调戏大牛,立刻端正态度,认真听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