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怎么回事?”

李易走到两名衙役跟前,随手指了指那汉子问道。

其中一名衙役愣了一下,随后便立刻说道:“回县尉大人,此人恶意伤人,被我们当街捕获,正要将他押去县牢。”

“恩公!”

这个时候,那汉子也反应过来,看着李易,一脸惊喜的说道。

两名衙役看到这一幕,顿时也疑惑起来,难道他和县尉大人认识?

“区区小事而已,恩公二字,就不要再提了。”李易对那汉子摆了摆手,随后对两名衙役问道:“具体说说吧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眼前的大汉,正是他上一次在街上断那偷银案之时遇到的汉子,那日他被中年文士偷了银子,两人为了银子的归属争论不休,李易为了从李明珠那里脱身,借由此事和他打赌,无意中帮了他一把,此刻对他还有印象。

这汉子对家中老母颇为孝顺,不像是作奸犯科之人,县衙大牢可不是好蹲的,就算是不对他用刑,但住上几天也不好受,如果不是什么大事,便饶他一次也无妨。

那衙役见县尉大人对着件案子有兴趣,立刻将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李易这才知道,这大汉之所以被抓来县衙,是因为他打伤了一个药铺的伙计。据说是那药铺伙计为了贪图蝇头小利,将已经发霉的药材卖给了这汉子,汉子的老娘本就有重病,喝了那药汁之后,差点一命呜呼,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来。

从大夫那里得知真相之后,大汉登时就怒了,一路冲进药铺,将那伙计打了个半死,恰好被路过的两名捕快看到,将他抓了起来。

虽说那药铺伙计有错,但好在没有酿成什么大祸,倒是这汉子将他打了个半死,故意伤人,当场就被带回了衙门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李易看着那大汉问道。

“恩……,回大人,小人吴二。”

大汉原本还想叫恩公的,想到李易刚才说的,立刻改了称呼,学着两位衙役说道。

李易转头看着两名衙役,问道:“那伙计伤的可重?”

一名衙役摇了摇头,说道:“虽然被揍得鼻青脸肿,狰狞可怖,但无性命之忧,修养几天就成。”

李易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将他抓回牢里,每天还得供上两顿牢饭,这吴二也是心忧老母,孝心可嘉,一时冲动能够理解,若是那药铺伙计没有什么大事,便放他离开吧。”

两位衙役闻言愣了一下,随后就立刻点头,“是,大人说的有理。”

两人松开了那汉子,见他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,一人在他头上抽了一下,说道: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谢谢县尉大人!”

大汉回了回神,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,立刻便要跪下,高声道:“谢县尉大人!谢县尉大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