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让一名汉子回山寨报信之后,老方没有耽搁,再次向着府城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柳如意背着已经失去意识的李易骑在马上,为了避免颠簸,速度并不快,但也能在晚上关闭城门之前赶到。

老方爆发出了全部的速度,在她之前回到府城,所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一脚踹开了“回春堂”的大门。

回春堂是距离如意坊不远的一间药铺,也兼有医馆的作用,药铺的掌柜是一位有着几十年行医经验的大夫,上次为了给姑爷捡回来的姑娘抓药,老方和那位太医令去过一次回春堂。

和上次有礼有节的敲门相比,这次的方法明显比较粗暴,那位老大夫还在堂中核算账目,冷不防药铺大门被踹开,一位壮汉从外面闯进来,还以为是来了盗贼,吓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。

定睛一看,才发现这汉子正是上次和刘太医来过的那人,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对方扛在肩上,呼啸着跑了出去。

听见动静从后堂跑出来的药铺学徒,刚刚跑进堂内,看到陈大夫被一位彪形大汉抢走,在原地呆愣了片刻之后,才传来了慌乱的叫喊声音。

…………

“大夫,怎么样?”

看到那位陈大夫收回了探脉的手,老方抓着他的胳膊,急忙问道。

如意坊中,柳如意的目光也紧紧的盯着陈大夫。

“不要急,不要急。”刚才被老方扛在肩上跑了一路,陈大夫的心跳还没有回复平静,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:“县尉大人此次受伤不轻,腿上的伤是小事,待会从药铺里拿一些金疮药,敷上之后就没有什么大碍了,但腹部中的那一掌,怕是受了不轻的内伤,虽然不至于危及性命,但要彻底痊愈,也需要不短的时间。”

虽然那汉子刚才粗鲁的举动让他的心里十分不悦,但这位陈大夫很明显还是能够分清事情轻重缓急的。

“这样吧,我先开一副方子,以滋养为主,药物为辅,效果会更好一些。”

那陈大夫在一边写药方的时候,老方狠狠一拳砸在墙上,怒道:“吴应那个杂碎,要是让老子遇到了,一定生撕了他!”

刚才从二小姐那里已经得知了姑爷是被吴应绑走的,老方在心里已经将他祖宗十八代的女性成员都问候了一遍。

“吴应已经死了。”听那大夫说李易没有性命之碍,柳如意已经放下了心,看着老方,淡淡的说道。

“啊?”老方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以为是二小姐动的手,有些遗憾的说道:“没落到老子手里,真是便宜他了!”

柳如意并没有解释,目光再次望向了躺在床上的那道略有些单薄的身影。

吴应已经可以算作是登堂入室的高手了,而李易有几斤几两,她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,十个他怕也不是吴应的对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