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什么,陈夫子也要请辞?”

书房之中,宁王眉头微皱,看着眼前头发花白的老者,将刚才说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。

“世子殿下背后另有高人指点,在算学一道上,老夫已经不能再教给他什么了。”老者坐在椅子上,拱了拱手说道。

早晨与世子殿下一番交流,他假借身体不适,口称课业延后,其实回去之后,一夜未眠,将世子说的那些内容做了细致的整理。

那阿拉伯数字以及加减符号,书写方便,简单易行,将之用于计数或者运算,比之如今通用的方法不知道便捷多少,若是能够推行,想必算学一道也会取得不小的发展。

至于那方程,设计的层面更加玄奥,陈夫子钻研算学一道数十年,自然能看出来其中的不凡,他从世子那里了解到的,怕也只是冰山一角。

而世子最后向他“请教”的题目,他苦思冥想了一夜,竟是连一道都没有解开,或是试出了答案,却没有具有说服力的方法。

他当然不会以为世子殿下忽然开窍,恰好展现出在算学一道上的惊人天分,连他这个精研此道数十年的老夫子都要为之汗颜。

唯一能够解释的,就是世子殿下背后有高人指点,至于这位高人到底有多高,至少也是让他需要仰望的程度。

再想到前两日吴夫子匆匆请辞,连招呼都没有和他们打一声,这位陈夫子好奇了两天之后,大抵也清楚吴夫子请辞的原因了。

怕是吴夫子也和自己遇到了相同的事情。

世子背后有如此的高人,他自然还是早早请辞的好。

“高人?”

宁王闻言,脸上反倒出现了些许的愕然。

这些日子,世子一直都在王府之中,接受三位夫子的教导,除了他们之外,还有什么高人?

“难道是赵夫子?”

正当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这个念头的时候,门外有下人来报,赵夫子求见。

宁王愣了一下,像是想到了什么。

还没有见到赵夫子,但他已经差不多明白赵夫子想要说什么了。

“老夫是特地来向王爷请辞的。”

赵夫子没有落座,和陈夫子对视一眼之后,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。

吴陈二位夫子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双双请辞,只剩下赵夫子一人,心中自然是惴惴不安,两人走了之后,下一个必然会轮到自己,与其到时候迫于无奈,倒不如自己提早离开,至少也能够保留几分颜面。

两位夫子铁了心要走,宁王挽留几句无果,便熄了这种心思,差下人为二人备上一份厚礼之后,不再多言。

请这些夫子教导世子,只是想让他磨一磨性子,改掉之前懒散随性的习惯,最好能变的沉稳勤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