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这次真的受伤不轻,如仪说吴应那一掌用上了暗劲,要不是碰巧避过了要害,他根本撑不到现在。

饶是如此,那一掌也伤了他的肺腑,休息了一个晚上,身体软绵绵的,还是不太能使上力气。

闲着无聊的感觉是很难受的,本来想出去走走,虽然乏力,走路的力气还是有一些,但如仪不让,只好躺在床上休息。

床脚放着几本薄薄的书籍,大都是志异之类,是之前在街上顺手买来的,当时看着无聊,翻了两页就丢在那里没有动过。

其实他现在想要看什么类型的书籍,只需要动动念头,书的内容就会自己出现在脑海里面,图书馆里没有的这个世界的书籍,也不用特意去买,用手触摸之后,就如同复制粘贴一样,脑海中出现同样的一本,只不过别人看不见也摸不着罢了。

然而这样时间久了也会厌烦,若是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,他宁愿手里捧着一本实体书边晒太阳边看,这是一种很难改掉的情怀。

小环大抵是怕他一个人在房间里面烦闷,搬了张小凳子进来,坐在床边和他聊天。

从那只兔子丢了的事情,一直说到二小姐骑着马出去找他,是那匹马闻着姑爷的味道才找到他的,马鼻子真是比狗鼻子还要灵,这一次立下了大功,回去之后要多喂它一些马草……

小丫鬟絮絮叨叨的说着,老方从外面进来,告诉李易县衙来人了。

来人是刘县令和王县丞。

刘县令是刚从案发现场赶回来的,五条人命,这可是天大的案子,在安溪县辖内发生了如此重案,作为县令的他,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。

“李县尉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吧?”刘县令一走进房间,就一脸关切的走到床边问候。

他一早就知道了李县尉被匪徒劫持的事情,但因为人命案子更加重要,此时才有时间过来。

李易笑了笑,说道:“谢刘大人关心,不碍事,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,只是这段时间,怕是要耽搁公务了。”

“李县尉好生休养身体,不用担心公务,本官会将这些都安排好的。”刘县令摆了摆手说道。

“如此便劳烦刘大人了。”李易拱手道。

刘县令客气两句,又嘘寒问暖了一番,这才看着李易问道:“听说李县尉昨日被那些凶徒劫持,可知那些凶徒是怎么死的?”

一想到刚才在山野间看到的那一幕,刘县令就感觉加心里有些发寒。

五条人命啊,其中四人他们已经调查清楚,是相邻几个州府共同通缉的匪徒,手上有不少案子,前段时间流窜到了安溪县,刘县令刚刚拿到刑部的公文不久,只希望那几个家伙快点离开,不要在他的治下再犯下什么大案。

然后果然就发生大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