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若卿姐,这两天来这里的客人又少了很多啊。”李易离开之后,名叫小珠的少女看着勾栏里面稀稀拉拉的客人,叹了一口气说道。

随着《画皮》热度的逐渐消退,勾栏里的客人一天比一天少,到现在,已经快要恢复到平常时候的水准了。

按照她们原先的估计,这个时间,应该会更长一点的,但事情却并未如他们预料的那样发展。

只过了一天时间,《画皮》的故事便在各处勾栏都有流传,她们虽然心中不忿,但对此也不能说些什么。

同样都是故事,孙爷爷说得,别人自然也说得,像这样的短篇故事,听上一遍之后,差不多就可以复述出来,想要凭借这些故事赚一个长久钱,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
一来因为被其他勾栏分走了客人,二来故事讲得次数多了,自然也失去了新鲜劲儿,没听过的客人越来越少,又没有新鲜的故事补充,自然也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过来。

宛若卿看着台上几个认真表演的姐妹,台下却无几人观看,轻叹了一口气,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。

她们只是生活在这个行业最底层的伶人,不像那些名气甚高的名角,依附于达官贵人,每一次演出,都能得到不菲的回报,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维持生存。

她的情形算是好一些,在某一个小圈子里有些才名,唱功也还不错,和小珠两个人,日子过的不算滋润,勉强也还过得去。

然而这样的日子,却是没有什么值得期许的,或许一朝过气,两个人首先面临的,就是生存问题。

“那位李公子,好像挺有钱的。”那少女托着下巴,小声的说道。

隔壁那个叫做“如意坊”的店铺,在庆安府可是鼎鼎有名,听说好多有钱的公子小姐都喜欢在那里买东西,他肯定不会缺钱才是。

可惜若卿姐从来都不接受那些朋友的接济,不然的话,她们的日子可以好过许多呢。

不过说起来,若卿姐对那位公子,可是和其他人不一样,莫非?

少女扭头看着她,脸上渐渐的露出恍然之色,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她们这些伶人最好的结局,不就是嫁给像这样的年轻公子吗,虽然不能成为正妻,但就算是做妾,若是能得到对方的善待,也是一个极好的归宿。

若卿姐姐不仅唱功好,还有诗才,曾经有不少才子都透露过这种意思,有一个叫江子安的,更是对她穷追猛打,奈何若卿姐姐没有同意,原来是心有所属。

那位公子待人挺和善的,应该不会亏待若卿姐姐,不过,却要小心那个喜欢舞刀弄剑的女子,她爬墙头的时候,看到过她在院子里练剑,这样的人,肯定不好招惹。

若是若卿姐姐进了他家的门,或许会受她的欺负,那女子好厉害的,就算她和若卿姐姐加起来,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