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李易很惆怅,非常惆怅。

就在几个月前,他过的还是混吃等死,每天躺在院子里晒太阳,闲来无事逗弄逗弄小丫鬟,给熊孩子们讲讲故事,为了盘中的最后一块鸡肉和柳二小姐斗智斗勇的悠闲生活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一切都变了。

赚的钱越来越多,认识的人越来越尊贵,家中银钱堆积如山,整日和公主世子谈笑风生,人生的马车开始向着他预料之外的方向不断跑偏,那匹马一骑绝尘,拉都拉不回来。

以为赚点小钱,小富即安------前段日子被人绑架差点丢了小命,这次干脆被几十个人杀上门来,两辈子都没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情……

火药是发明出来了,新的麻烦又接踵而至,虽然不知道皇帝会对这东西重视到什么程度,但不管结果如何,他想要再活成以前的样子,怕是不太可能了。

况且,今日之事,也给他了一个警醒。

无论是和宁王府合作,还是和李轩的交情,其实都是虚无缥缈的,用来当做底牌的话,早晚有一天会死的很惨。

之前真的是懒散惯了,考虑事情也习惯性的想的简单,现在看来,倒是有些太过天真了。

……

……

桌上的油灯爆出了一个灯花,李易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眉心,小腹上曾经受伤的位置,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。

他的伤势毕竟还没有彻底痊愈,不适宜太过剧烈的动作,然而今天是迫不得已,一直都在奔波之中,为了赶时间做出火药,更是连饭都没有来得及吃上一口,此刻旧伤有复发的迹象,腹中也是饥饿难耐,脖子后面,也有微弱的阵痛传来。

李易摸了摸脑后,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恼之色。

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居然被如仪给打晕了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若是不能重振夫纲,他以后在这个家里也不要混了。

当然,打晕他不是重点,重点是整件事情她所表露出来的态度,实在是让人恼火。

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音,随后房门便被推开,柳如仪手中拿着托盘走进来,将一碗还在冒着热气的素粥放在桌上,柔声道:“方大叔说相公一整天都没有吃饭,妾身刚才煮了些粥,相公趁热喝了吧。”

李易抬头看着她,没有说话,也没有任何动作。

柳如仪知道他心中有气,想到刚才他说的“一会儿再算账”之类的话语,眼神有些躲闪,说道:“相公记得早点喝粥,妾身先走了。”

她要开门逃出去的时候,一只手臂从后方伸出来,抵在门上,有些慌乱的转过身,几乎和李易的鼻尖碰上。

“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?”此时,灯火摇曳的房间之内,年轻男女的姿态像极了后世一种叫做“壁咚”的动作,依照此时的情境来看,称之为“门咚”,应该更合适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