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对于这些经常在江湖之上行走的人来说,四海之内皆兄弟,他们性格大都豪爽,毕竟出门在外,谁还没有困难的时候,广交朋友是非常必要的事情。

火焰正盛,有人从角落里抱了一些柴火添上去,屋内的温度又升高了几分。

江湖人说江湖事,灌了几口烈酒暖身之后,话匣子慢慢的也就打开了。

“大雪天的,走货可不容易,吴兄弟这是要去哪里?”汉子喝了两口之后,就将酒囊封起来,这东西贵着呢,要不是和这位吴兄弟投缘,他还真不舍得拿出来。

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流过之后,已经知道对面的兄弟叫吴大,给人押镖走货为生,今夜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风雪耽搁在了路上。

“楚州。”吴大笑了笑说道。

“倒是不远。”汉子顺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,押镖的生意虽然辛苦,也有一定的风险,但相比于其他,报酬也是十分可观的。

“呵呵,也只是能够勉强度日。”吴大笑了笑,说道:“混口饭吃而已,大生意都被四海镖局揽去了,我们也只能捡捡他们看不上的,一趟下来,赚不了几个钱。”

韩家的四海镖局在庆安府赫赫有名,这汉子也经常听到,想起这两日听到的一个传闻,疑惑道:“听闻四海镖局的韩前辈前些日子对一女子下了必杀令,不少绿林中人想要和韩家搭上关系,去杀那女子,结果却被尽数诛杀,不知此事是真是假?”

“什么韩前辈,不过是一个阉人而已。”一道讥讽的声音从吴大旁边传来。

那汉子看着开口之人,疑惑问道:“阉人?敢问这位兄弟,此话怎讲?”

那人看着汉子,也有些诧异,“难道这位兄弟没有听说过韩家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?”

汉子摇了摇头,这什么辟邪剑法,他还真的没有听说过。

“愿闻其详。”汉子拱了拱手说道。

武林中人自带八卦天赋,韩前辈在武林中名气不小,虽说也有一些逸闻趣事,但远远没有眼前之人说的劲爆。

这汉子隐隐觉得,自己似乎又要听到一段鲜为人知的隐秘了。

坐在这里烤火也是无聊,左右无事,那人缓缓的开口说道:“事情,还要从二十年前说起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不知道为何,昨天已经点了炉子,屋子里面暖和了太多,昨夜还是感觉有些冷。

李易一大早就被冻醒来,穿衣服的时候感觉到屋子里面寒风阵阵,撇了一眼窗户的位置,才发现对面的窗户居然开了一小半,应该是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忘记关紧了。

经过了一晚上,炉子怕是已经灭了,李易跑过去关窗户,视线从里面望出去的时候,看到的是白茫茫一片。

下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