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使唤起如仪来,到底没有使唤小环那么心安理得。

没有再添热水,也没有让如仪再继续按摩肩膀,等她出去之后,就从浴桶里面出来,擦干身体,枕着胳膊躺在床上,望着屋顶发呆。

睡觉前习惯性的会胡思乱想一些东西,哪怕是上辈子隐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碎片,都被他从某个角落里面找出来,细细的品味,乐此不疲。

一桩桩一件件,或幸福或悲伤或愤怒的事情,就像是过眼云烟一样,明明只过了几个月的时间,却仿佛跨越了千年万年。

那些事情,无论是喜是悲,都在他的心里面产生不了多大的波澜,只是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些熟悉的面孔,每当这个时候,一种叫做思念的情绪就发疯一般的蔓延。

那些人或者物,注定是这辈子都割舍不下的,如果能有回去的机会,无论是多么的千难万险,他都不会有任何的犹豫,哪怕只是看上一眼,再看看那个熟悉的世界也好啊……

啪!

一道清脆的响声在屋内响起,处在神游状态的李易并没有注意到。

今天又是十五,外面的月亮很圆,每个月的这一天都是李易最难熬的时候,尤其是在一个人的时候,四周没有任何声音,一种孤独的感觉就从灵魂深处逸散出来。

不过,即便是处在神游状态,头晕的感觉还是能够感受到的,身上的力气在逐渐的流失,恶心想吐的感觉也逐渐的清晰起来。

想家自然不可能想的头晕呕吐,意识到情况不太对的时候,立刻收回了心神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此时,房间里面已经充斥了一种奇怪的味道。

李易对这味道很熟悉,小时候经常闻到的煤烟味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蜂窝煤炉子上,用竹子做的烟囱居然裂开了,刚才自己那些难受的症状,明显是轻微的一氧化碳中毒。

竹子做的烟囱不能完全的排干净烟气,所以有炉子的人家晚上一般会选择熄灭炉子,刚才泡完澡忘记了,幸亏还没有睡着,否则明天早上如仪她们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。

心有余悸的把炉子搬到了外面,房门和窗户都开到了最大程度,一个人坐在廊下看月亮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里面的一氧化碳才能跑光,今夜的月亮很大很圆,听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,但方圆的“圆”却不是团圆的“圆”。

身上穿着一件单衣,坐在廊下也挺冷的,不过李易现在不太想动,没有回屋拿衣服,就靠在一个廊柱上面,抬头望着天空,两个世界的月亮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,至少从表面上来看,没有什么区别,明暗交替,有着大块阴暗的斑,现在普遍的说法是因为月宫里的桂树遮住了月光,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