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看着这位来自京中的好友脸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鞋印,董知府一脸的惊愕。

“严大人……”冯教授的小心脏也忍不住狂跳,居然给京中的大人扔鞋子,这些刁民,简直是太无法无天了。

“放肆!”

“是谁扔的鞋子?”

锦衣男子的周围,早已有几人站了起来,转过头对人群怒目而视。

“他说什么?”

“打扰大家看戏,还有理了?”

“把他们赶出去!”

……

……

锦衣男子的护卫愤怒,场中的看客比他们还要愤怒,在剧院里大声喧哗,没有把他们丢出去就已经算是仁慈了,居然还敢吼大家,连戏都看不成,那几枚铜钱不是白花了?

下一刻,几名护卫就被从后面飞来的鞋子淹没了。

像这种没眼色总是扰人兴致的家伙,众人丢出去过不少,每场都有那么一两个倒霉的,这甚至已经成为了剧院的传统。

散发着臭味的鞋子漫天飞舞,董知府三人也遭到了波及,这里当然是待不下去了,狼狈的跑到外面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一群刁民,简直是太过分了!”冯教授的脸上挨了一鞋底,涨红了脸,站在外面跳脚。

那锦衣男子用衣袖擦了擦脸,也不生气,摇头说道:“这里面本来就是安静看戏的地方,大声喧哗,打扰他人,本就是我们不对,被赶出来一点都不冤。”

转头看了董知府一眼,笑着说道:“董兄治下,民风甚是彪悍啊!”

相比于冯教授和锦衣男子的狼狈,董教授看起来就好了许多,没有被鞋子扔到身上,衣衫十分整洁。

拍了拍身上的衣袍,说道:“大声喧哗的是你,被赶出来当然不冤,我们才是真的糟了无妄之灾。”

“无妨无妨。”锦衣男子摆了摆手,说道:“本官刚才一番话,可是令董兄治下的学子幡然悔悟,董兄是不是该宴请于我,以表谢意……对了,冯教授,庆安府最好的酒楼在哪里?”

“本官这点微末俸禄,可去不起醉香楼。”董知府笑笑说道,“清茶倒是有一杯,略显寒酸,用来待客却是够了。”

“几年不见,你董文允吝啬的毛病一点都没改。”锦衣男子摇头叹息说道。

李易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,董知府几人还站在门外。

小环想看的《倩女幽魂》是下一场,托一个伶人照看着她,自己走了出来。

董知府作为庆安府byiss级别的长官,既然遇到了,作为县尉的他,自然是要上来见礼的。

如今的李易,早已不认为县尉之职是一件麻烦事,小小的从八品职官身份,就能免除生活中的大部分麻烦,以前那种天真的想法,早就一去不复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