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距离年关只有三天了,越到年跟前,好像就越容易生出事端。

府城的平民今天已经看到好几拨脖子上套着铁链子,被捕快拽走的人了。

都是熟悉的面孔,整天不务正业的泼皮被关进了牢里,不知道有多少人拍手称快。

这次,城里面其他的泼皮闲汉顿时就安定了下来,老老实实的缩在家里,不敢出门乱转,刀疤那些人都被带走了,听说是刘阎王下的命令,刀疤这次不死也得脱层皮,他们还是安分一点好,鬼知道那条铁链子会不会忽然套在他们的脖子上。

城里的一家戏班子忽然关门歇业,另外几家也纷纷效仿,只有城内的剧院和城外的勾栏生意依旧火爆,看客络绎不绝,走了一拨又来一拨。

在看到那些生事的泼皮全都被官差大人带走,包括孙老头在内,所有人都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这下他们就算是把勾栏开遍安溪县,也不会遇到什么阻拦,谁能想到站在他们背后的那个年轻人就是县尉大人,还有哪个泼皮敢不开眼?

李易只是让负责这一条街的捕快多留意留意这里,今日之后,孙老头他们大概就遇不到什么阻拦了。

……

……

可能是因为过年了的原因,这几天没有见到那位拜师的少女,最近是妇孺们忙碌的日子,清扫灰尘,辞旧迎新,用面粉蒸出各种各样的造型,三十这天,宅子里已经是一片张灯结彩了。

无论古今,春节都是一年中最为重要的节日,除夕晚上,一家人能围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,就说明家中到了年底还有盈余,是最幸福满足的事情。

今天是特殊的一天,城内的街道上反而不太热闹,商铺只开半天门,天色刚刚暗下来,就各自回到家里准备丰盛的年夜饭了。

关上宅子的大门,里面就自成一片天地。

对于熊孩子们来说,今天是最值得高兴的一天,只要不闹得太疯,家长们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夜幕降临下来之后,外宅就燃起了一个火堆,熊孩子们不停将竹子扔在火堆里面,听着竹子爆裂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响,攀比着谁扔进去的竹子声音大。

这是最传统的“爆竹”,至于好看的烟花,那玩意太贵了,爹娘不舍得买,他们只能看到从别家院子里射出的白光在天上炸裂,每一道响声,都能引起熊孩子们的一阵尖叫。

李易没空看烟花,后世各式各样的大型烟花展都看腻了,这里的场面太小,丝毫勾不起他的兴趣。

为了准备丰盛的年夜饭,一家人都在厨房里面忙碌。

对于宅子里面仅剩的十几户人家来说,这可能是这辈子过的最奢侈的除夕了。

即便是最穷的人家,今夜鸡鸭鱼肉一样都不会少,家里不差这几个钱,平时节俭一点可以,现在就不是节俭的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