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少爷,老奴当初,应该拦着你的啊!”

李家村村尾一座孤坟边,十余道身影肃然而立,李姓老者抚摸着冰冷粗糙的墓碑,神色悲怆,满是自责。

众人身后不远处,李家村村民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,小声的议论着。

“这些贵人,真是来找李秀才的?”

“那个老人家自称“老奴”,难道李秀才也出身大户人家不成?”

“那还用问,不是大户人家,哪里有这么多骑马佩刀的随从?第一次见到李秀才的时候,我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。”

“废话,我家二小子那时候在裁缝店做工,说李秀才身上的衣服,就够我们好几年的口粮了。”

“还有那李家娘子,长得那叫一个水灵啊,知书达理的,就是……可惜了啊!”

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,充分展开了想象。

八卦是人类的本性,尤其是对于这些没什么文化,闲着没事了就喜欢蹲在村口槐树下闲扯的村民来说。

短短一会儿的功夫,关于李秀才的故事就有好几个版本流传了出来。

前段时间,距离村子不远的一处空地上建起了一座勾栏,闲着没事的村民,有时会去听上一听,此时将那些说书人常用的段子杂糅到一起,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新鲜出炉。

李家娘子本是豪门千金,为了抗拒家族安排的婚事,和情郎私奔千里,躲避家族的寻找,隐居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之中,粗茶淡饭,茶米油盐,过起了两个人的小日子,一躲就是十年,直到夫妻双双离世。

二十年过去,小姐的家族没落,情郎的家里却日益崛起,如今,男方的家人终于寻找到了两人的踪迹,满心欢喜的想将他们接回去,却只能对着这一座孤坟哀叹------多么悲凉的故事啊!

当然,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。

先前对夫妇二人颇多打压的女方家族,怎么也没有想到,二十年后,小姐的孩子已成大器,被皇帝陛下亲自封赏,封官赐田,短短几年时间,就平步青云,位列朝班,得知父母的往事之后,勃然大怒,誓要为父母正名……

恩,就这么写,若是卖给剧院,怕是能得不少钱……

“世事无常,老兄弟要节哀。”李家村村正叹了一口气,拍了拍老者的肩膀说道。

将记忆中涌现出的画面再次压下去,老者用衣袖拭去了泪水,看着村正,笑道:“老哥哥,能不能和我说说这些年关于他的事情。”

“这当然没问题。”村正点了点头,抚了抚下颌的胡须,老脸上露出了回忆之色,缓缓的说道:“事情,还要从二十年前说起……”

“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,老夫就知道他们不是普通人,怕是从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出来的,开始不会干农活,最后还是我家小子看不下去,过去帮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