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冬天就不是一个送别的好季节,春节之后就没有飘过雪花,不然还可以抄守应景的诗送给他,《白雪歌送李轩归京》,北风卷地白草折,胡天八月即飞雪……

“明天我就要出发了,今晚群玉院请你喝酒,不醉不归!”李轩大手一挥,十分干脆的说道。

李易一点都不明白他的群玉院情怀到底是怎么来的,听曲子要去群玉院,吃饭要去群玉院,喝酒的地方还是群玉院,奇怪的是去那里却从来不干正经事……

“群玉院就算了吧,老规矩,去如意坊……”醉酒误事,在自己家里还好,不会发生什么出格的事情,在青楼------李易实在是为他的贞洁担心。

“婆婆妈妈的,如意坊有什么好的,就去群玉院!”

李轩一马当先,两名护卫架着极不情愿的李易,在杨柳青讶异的眼神中,很快就消失不见了。

……

……

夜里永远是青楼最热闹的时候,尤其是每年的初一十五,各大青楼竞选花魁的日子,各路名妓都使出了浑身解数,想要争得一个靠前的名次。

这对于提高她们的名气和身价都很大的帮助,若是能进入十大花魁之列,在接下来的一年里,就能受到无数人的追捧,财名两收。

为了自家姑娘,各大青楼也都积极的配合宣传,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清倌人纷纷登台献艺,自然引得群狼窥伺,美人顾盼一眼,就恨不得将钱袋掏空,青楼一天的生意,比得上之前的十天半月……

竞选花魁,也只有清倌人才有这个资格,残花败柳之身,是不能吸引那些贵人注意的,若是十大花魁能有一名落户自家,那来年的财源必定会滚滚而来,每一名花魁,都是所属青楼的摇钱树。

群玉院内,穿过弯弯绕绕的回廊,将喧闹隔绝于外,某处幽静的房间里面,女子静立桌旁,手腕缓缓的移动,在纸上描摹着什么。

“醉墨,你也不能老是不出去见客啊,这花魁大赛早就开始了,妈妈可就靠着你给我们长脸呢。”群玉院老鸨站在她的旁边催促道。

“不是还有香香和妙妙吗。”女子又在纸上添了几笔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老鸨一张脸变成了苦瓜色,说道:“哎呦,我的姑奶奶,她们怎么能和你比啊,你就听妈妈一句劝吧,出去露露脸,哪怕只是弹上一曲,唱上几句也好,有多少公子哥儿,指名道姓的要见你呢。妈妈这也是为你好,今年要是没选上花魁,以后你的日子可就难过了,没了名气,妈妈可拦不住那些贵人。”

“知道了……”女子无奈的叹息一声。

“那就好,妈妈这就去准备。”老鸨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,急急忙忙的退下去了。

贴身丫鬟小翠一只手支撑着下巴,喃喃的说道:“小姐啊,听说今年的魁首,宜春楼的陆巧巧和金凤院的柳依依呼声最高,不少有名的才子都写诗称赞她们,苏公子赠了柳依依三千两银子,好多人都在羡慕,杨彦州为陆巧巧写了一首诗,支持她的人立刻就压过了柳依依,小姐从来不见那些才子,要是没有选上花魁,该怎么办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