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李姓老者坐在椅子上,轻轻抿了一口茶,对于小少爷刚才的表现一点也不奇怪。

毕竟这件事情太过突然,换做任何人,第一反应怕也是不信的。

小少爷从小在李家村长大,少爷对家族有怨,想必也从未和他说过家族的事情,他刚才的反应在情理之中。

不过没关系,他有证据可以证明。

从怀里摸出一物,说道:“小少爷,这块玉佩是我李家证明身份之物,少爷向来是随身携带的,只要小少爷把另一块玉佩拿出来,对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李易不记得自己有这样一枚玉佩,不过这东西看着又有些眼熟,看了老者一眼,说道:“你等一下。”

从储物间里取出了一个破旧的木箱,打开之后,在了里面翻找起来。

这里面装的都是原身体老爹的遗物,李易把他从那破屋子的床底下找出来的时候,箱子上还挂着锁,若是里面真有什么东西,在当时那么困苦的情况下,身体的原主人也没有想着将其卖掉,想来应该是十分重要的。

箱子里面东西不多,一把破旧的折扇,扇面和扇骨已经分离了,一个小小的拨浪鼓,一根折断的朱钗,一块------和那老者手上那块极为相似的玉佩。

李易将那玉佩拿出来的时候,老者立刻走过来,激动的说道:“就是这一块,就是这一块……”

他将两枚玉佩合在一起,断面完全吻合,形成一幅双鱼图案。

“双鱼吐珠,这就是双鱼吐珠。”老者指着合在一起的玉佩,说道:“小少爷这次总该相信了吧?”

“这件事情,怕是九成九都是真的。”村正老头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大人可能不记得了,在你年幼之时,逢年过节,看到别家亲戚走动,都会询问除了父母之外的亲人在哪里,李秀才被逼问的急了,就会罚你在门外背书……

大人七岁那年,冬天雪下的真大啊,老头子还记得那天正是年节,在隔壁都听到李秀才大吼着“你没有祖父,也没有其他的亲人”,那天大人在院子里站了半宿,第二天就高烧不醒,李秀才背着你到处找大夫,整整为城里的大户人家抄了一个月的书,才将借来的汤药费还上,从那以后,大人就再也没有问过亲人的事情了。”

李易没有一点关于之前的记忆,听完村正老头的话,终于明白了刚才的心悸和烦躁来自哪里。

一个孩子近二十年的执念,哪怕是灵魂消亡了,也深深的渗透进了身体里面。

李易揉了揉脑袋,这具身体,自己到底还是没有完全的掌控啊,他能够感受到源自骨子里的渴望,渴望认祖归宗,渴望见一见这个世界上其他的亲人------怕也是仅剩的亲人了。

隔壁房间,柳如仪盯着对面的那堵墙出神,脸上的表情惊讶又复杂,柳如意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,偶尔转头看一眼屋内,美目中光芒流转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