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醉墨今天有些不太对劲呀……”台后,群玉院老鸨听着琴音,眉头皱起,喃喃的说道。

她年轻时候也是艳冠一时的头牌,琴棋书画都有涉猎,虽说转行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那些东西了,鉴赏能力还是有的。

今天的琴音不对劲。

老鸨身旁一个丹凤眼的女子手里摇着一把团扇,撇了下方一眼,说道:“谁知道呢,人家可是院里的头牌,就算琴艺差了一点,也不打紧的,照样有那么多臭男人愿意捧她。”

“那可未必……”另一位穿着粉色纱裙,下巴尖尖的女子接口道:“秦公子今年捧的是陆巧巧,听说已经为她写了不少诗了,祝公子清早才在柳依依身上砸了五百两银子,至于肖公子……”

撇了那丹凤眼的女子一眼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你摸着良心说说,这个月他指明要见你几次了,你们两个在房里干了什么,别以为我不知道……”

“肖公子喜欢我,难道是我的错喽?”丹凤眼的女子白了她一眼,语气中却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的味道。

她们所说的秦公子,祝公子,肖公子,都是去年大力捧曾醉墨的几人,若是没有他们三人的支持,去年十大花魁,未必有她的一席之位。

然而,这段时间不知道她发了什么疯,整天躲在房间里面写写画画,从来都不见客,连这三位公子的的邀请都拒绝了……

被落了面子,三人心中自然不满,这年头,捧谁不是捧啊,少了一个曾醉墨,还有张醉墨李醉墨,又何必自作多情。

“什么什么,死丫头,你刚才说什么,秦公子祝公子和肖公子怎么了,给老娘把话说清楚!”老鸨脸色一变,急忙问道。

“还能怎么啊,醉墨不愿意见他们,他们已经转而支持别人了,妈妈想要再捧出来一位花魁,可得好好用点心思……”尖下巴女子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“滚,都滚,吃里扒外的东西,见不得老娘好是吧,群玉院要是垮了,你们两个以后就喝西北风去吧……”老鸨脸上浮现出怒容,扬起手狠狠的在两人的背上抽了几下,两人尖叫着跑了,老鸨再次看向下方弹琴那道身影的时候,脸色开始阴晴不定起来。

醉墨是群玉院的头牌,是她的摇钱树,来群玉院的客人,至少有三成都是冲着她来的,每一个青楼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台柱,台柱不倒,青楼的生意就会永远的繁盛下去。

群玉院能够在庆安府这么多青楼楚馆中占据一席之位,还不是因为十大花魁之一就在她们这里,这是她们的招牌,无论其他的姑娘多么好,这张招牌也必不可少,少了这张招牌,她们立刻就会沦为二流青楼。

秦公子是才子中的翘楚,影响力极大,祝公子家财万贯,从来都不吝啬银子,肖公子的父亲是通判大人,如果他们三人之中又两人愿意力捧,花魁之位便十分稳妥了,原以为那三位公子会继续捧醉墨的,然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