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凝儿姑娘转到群玉院了?”

“从没听说过这件事啊,昨日还在金凤楼见过她的。”

“那这句“若非群玉院中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”又是什么意思,莫非这首诗不是写给凝儿姑娘的?”

……

……

再次听到杨彦州念出来一首诗来,众人在经过了片刻的愕然之后,便开始互相议论起来。

这些名妓,并不一定要终身都待在同一个地方,转会的事情时常发生,但这种事最多发生在小有名气的清倌人身上,像十大花魁之类,除非是老鸨子傻了,才会将这样的摇钱树放走。

显然,胡凝儿就是金凤楼老鸨的摇钱树,转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这样一来,众人心中就不由的想到了另一个可能。

莫非,这首诗,本来就不是写给她的?

如果真是这样,那刚才那首惊艳众人的《美人歌》,怕也不是写给她的吧?

想想也是,胡凝儿虽然也算得上美貌,但要扯上倾国倾城,可就太过夸张了,怕是她自己都不敢这么承认。

至于后一首------云霞是她的衣裳,花儿是她的容颜,春风吹拂栏杆,露珠润泽花色更浓;如此的美人,如果不是在群玉院中见到,那一定只有在瑶台月下才能相逢。

这同样是一首赞颂美人的诗,与其相比,这些日子传的沸沸扬扬的“依依腰肢软,巧巧善歌舞”,也只能算作淫词艳曲了。

上一首美人歌,再加上刚才的这首诗,绝对是罕见的大手笔,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位大才所写,甚至有人觉得,将这样的诗词用在几个青楼花魁身上,已经是极大的浪费了。

“若非群玉院中见……,群玉院!”终于有人回过神来,喃喃道:“这两首诗,都是写群玉院的某位姑娘,难道是最近风头正盛的陈妙妙?”

人群之中,陈妙妙的脸色一片羞红,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上去承认这两首诗是写给她的,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,她要真的像诗中写的那样,群玉院头牌清倌人的名头能落到曾醉墨头上?

脑海中浮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之后,陈妙妙终于明白了。

人群里面,当然也不缺少明白人。

短暂的喧闹之后,又陡然变的安静起来,众人纷纷转过视线,望向了不远处的那位女子。

女子正在安慰泫然欲泣的丫鬟,远远的听到那丫鬟说着:“小姐,她把李公子送你的诗抢去了……”

“李公子……”

在庆安府才子文人的圈子里面,每每有人提到这三个字,心中都会颤上两颤,以至于李姓之人,不敢让外人冠以“公子”之称。

既然是那人,那这一切都能解释的清了。

再想到他和醉墨姑娘之间的传言,所有人心中立刻了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