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死丫头,这么重要的事情,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两人刚刚回到群玉院,关上房门,曾醉墨就在小翠的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。

小翠捂着屁股,委屈的说道:“我不是担心小姐不同意吗……”

暗地里吐了吐舌头,对此一点都不在意,让她们整天说三道四的,这次,终于堵上所有人的嘴了。

“以后不许再自作主张了。”曾醉墨羞恼的瞪了她一眼说道。

她此刻心中暗自庆幸,幸亏在这之前她就已经赎了身,要是再晚上几个时辰,怕是妈妈怎么都不同意她离开的。

“小姐,我们现在改怎么办?”小翠揉了揉屁股问道。

“还能怎么办?”曾醉墨瞪了她一眼,说道:“快点收拾东西,我们从后门走……”

“去哪里啊?”小翠疑惑的问道。

“先逃出去再说吧!”

曾醉墨回了一句,已经着手开始收拾了。

被那些人缠住不得脱身,直到宴会结束,她才急忙赶回来,必须得尽快的离开这里,要不然,等到今晚的事情传扬开来,怕是想走都走不了了。

花魁大赛期间,对于此类信息极为敏感,某某才子献诗给头牌姑娘,某某公子一掷千金为博红颜一笑,消息传播速度之快,难以想象,半个时辰之内,连告示都可能张贴出来……

眼看着小翠将一个大箱子搬出来,曾醉墨没好气的说道:“挑些贵重的东西,不值钱的东西就不要带了,记得别忘了你藏在床底下的私房钱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此时,阁楼上的某处房间,群玉院老鸨正数着她的小金库,一件件珠宝首饰在灯光下闪耀着迷人的光辉,将银子数了又数,擦了又擦,老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。

等到妙妙拿下了花魁,以后的财源更是会滚滚而来……

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

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焦急的声音,老鸨脸色一变,急忙用被子将床上的东西罩起来,走过去打开房门,皱眉问道:“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,教你的规矩都忘记了吗?”

“妈妈,有……有,好多人在我们群玉院门口呢。”门外的女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。

“许多人?”老鸨从外面锁上门,跟着她走下楼,远远的就听到了门外一阵喧闹的声音。

几个下人将大门从里面死死的抵住,外面传来一阵阵拍门的声音。

“难道这些人都是妙妙的倾慕者?”

老鸨喃喃一句,也只能想到这个可能,大步的走过去,说道:“赶快把门打开,我们做生意的,哪有把客人关在门外面的道理?”

在几个下人的腿上踹了几脚,打开大门,向外面望了一眼之后,立刻关上,急忙道:“快,快关好门,别让他们进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