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已经过去六天了……”

小环坐在院子里面,习惯性的掰着手指喃喃自语。

姑爷和二小姐已经走了整整六天,算起来,应该也快到京城了。

昨天上元节已经过去,小姐带着她去街上看了花灯,回来的时候,还买了几个漂亮的挂在房间里面。

如果有姑爷在的话,肯定不用花钱买,卖花灯的那人说只要猜中了哪条灯谜,就可以将花灯带回去,姑爷猜灯谜很厉害的,肯定能把他猜的亏本。

外面有些吵闹,刚才在院子里就听到了,好像是方大叔他们昨天趁婶婶不在逛了青楼,出来的时候被从庙里回来的婶婶们当场抓到,昨天宅子里闹了一个晚上,大早上的,都能看到隔壁院子里面高高扬起的扫帚。

一道人影猛地从门外跳了进来,老方对小环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,小声道:“我在这里躲躲,别告诉你婶婶。”

说着,整个人就飞快的闪进了储物间里面。

小环叹了一口气,方大叔那么老实的人,怎么也喜欢去那种不正经的地方呢?

对着从外面追进来的方家婶婶向储物间的方向努了努嘴,躺在摇椅上面,一晃一晃的舒服极了,难怪姑爷以前最喜欢躺在上面。

房间里面传来一声惨叫,一道身影从里面扑了出来,连滚带爬的出了院子,方家婶婶拎着扫帚,急匆匆的追了上去。

……

……

如意坊隔壁的院子里面,几张长桌并在一起,上面铺着一张巨大的画布,身穿拙裙,头上随意插了一把木钗的女子,手持画笔,笔尖在画布上游动,眼前的画作已经完成了多半,景色惟妙惟肖,孤山上一座高塔耸立,千丈高的巨浪从前方席卷而来,似乎要将整座山峰都淹没。

这是近些日子最为流行的剧目《白蛇传》中的一幕,名曰《水漫金山》,山峰奇骏,像是要从画布上生出来,水势滔天,远远看去,异常震撼。

宛若卿从房间里面走出来,摇了摇头说道:“你倒是能沉得住气,外面有人为了见你一面,不惜开出三千两银子的价格,就是一副画像也能卖出超过百两,何苦为了几十文钱这么辛苦。”

“不一样的。”站的时间久了,曾醉墨扭了扭有些发酸的腰,说道:“我不管,反正你答应了要收留我的,现在反悔可不成。”

“你的名气现在已经传出庆安府了,洛水神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《美女歌》《洛神赋》被无数人争相传抄,据说庆安府的纸价都比往日高出了一成。”

宛若卿看着她,调笑说道。“谁能想到,庆安府人尽皆知的“瑶池仙子”“洛水神女”,居然是这么一个无赖。”

“什么洛水神女,还不都是他害的!”曾醉墨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恼之色,每每听别人念及这些诗句,她就会不由的想起那晚和他“坦诚相对”的场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