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好……”

见沈照开口,陈立诚刚要赞叹一句“好诗!”,一个“好”字出口,忽然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,盯着沈照,有些不太确信的问道:“你……刚才说什么?”

沈照叹了一口气,看着陈立诚,说道:“陈兄,相信我,你们选择武斗的话,胜算可能会高一些。”

“沈兄,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。”陈立诚抬起头,眼睛微眯。

沈照的表现很不正常,虽然因为出身原因,陈立诚心里是不太瞧得起他的,但也不得不承认,他在诗文上极有才气,出口成诗,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。

正常情况下,想要攀附上陈家的沈照,不可能在这些小事上得罪他,事实上他最初也没有表现出拒绝的意思,直到刚才……

陈立诚的目光立刻望向了对面的年轻人。

“怎么回事,沈照怎么了?”陈立诚身后的几人脸上浮现出了疑惑之色,一时间有些捉摸不透他刚才说那句话的意思。

至于周围的人,脑海中就更是一团浆糊了。

“李兄,好久不见。”沈照抬起头,对李易拱了拱手。

不知为何,再次见到这位改变了他命运轨迹的人之后,他的心中波澜不惊,竟然没有一丝的恨意。

在京城的这些日子,倒也时常回想起以往之事,失去了往日的骄傲之后,陡然发现那时的年少轻狂,恃才傲物,在如今看来,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。

那个年轻人用一记响亮的巴掌抽醒了他,让他知道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,彻底的击碎了他那可怜的傲气,倒是也让他沉淀了一些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东西。

“沈兄,好久不见。”能在这里见到庆安府故人,李易心中也有几分意外,同样的拱了拱手。

虽说两人之间曾经有过冲突,但也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深仇大恨,能在遥远的京城见到,也算极不容易了。

当然,李易对他没什么恨意最重要的原因,是因为自己当时占了便宜……

此时,他隐隐的觉得,眼前的沈照,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。

“原来他们认识。”

众人这才恍然大悟,难怪沈照不愿意为陈立诚出头,若是那位公子是他的旧识,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。

陈立诚的脸上有些挂不住,不由的对沈照生出了几分怨恨,冷笑道:“莫非沈照你觉得,少了你,我们就做不出来一首诗吗?”

这一次,倒是连“沈兄”都不叫了。

沈照笑了笑,说道:“沈某自知自己的诗才相差李兄甚远,就不献丑了,陈兄和诸位兄台都是京城有名才子,才华横溢,自然不需要沈某。”

他自然听出了陈立诚话中的意思,怕是今日以后,他们再也容不下自己,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,这些日子一心想要攀附别人,心中反倒像是堵着什么东西,刚才那句话说出来,忽然感受到了久违的畅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