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什么,你说------李明翰回来了?”

听到陈立诚的话,中年男子眼中寒芒一闪,脸色彻底阴沉下来,一字一顿的问道。

“是的,这是从李家一位下人那里打听到的,应该不会有错。”陈立诚抬头看着中年男子,有些忐忑的说道。

看到这位二伯的表情,他心中大抵清楚,关于二十年前陈李两家的恩怨,外面的传言应该不假。

艳丽妇人抬起头,恶狠狠的说道:“李明翰和那贱人还敢回来,不说我们,恐怕李家早就容不下他们了吧,李明泽会把家主的位子还给他吗,就算他自己愿意,李家人也不会愿意吧?”

“李明翰当年一走了之,耽搁了小妹二十年,既然他现在回来了,那就新账旧账一起算!”中年男子阴沉的开口,说到那个名字的时候,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厌恶。

“这件事先别告诉小妹,几个护卫的事情,让陈越直接去李家拿人,有理有据,其他人也不能多说什么。”中年男子望向门外断了腿的护卫时,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寒光,若是这些人里面有人因为伤势过重,不治而亡,事情怕是会更加好办一点。

李家虽然没落,但曾经显赫过的家族不可小觑,就算是陈家想要针对他们,也不能肆无忌惮,会遇到极大的阻力,若非这样,李家早就被他们排挤出京城了。

“哼,陈越,陈越现在自身也难保了!”一道冷哼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另一名面色威严的中年人走进来,他的身后,跟的是面色苍白的京城令陈越。

陈国公已然年迈,在陈家更多起的是震慑的作用,陈家日常的主事之人,是现任陈国公的长子陈庆。

“怎么可能?陈越京城令做的好好的,大哥何出此言……,莫非有人在针对我们陈家?”陈冲大惊说道。

损失一个京城令对于陈家来说不算什么,但明知陈越是陈家的人却还要动他,这背后的意义,就不一般了。

“听说小天他们在外面和人起了冲突?”陈庆没有回答,反问道。

“大哥,你可要为小天做主啊!”美艳人抹了把眼泪,说道:“你看看小天他们被李家人打成了什么样子,还有我陈家的护卫,全都被打断了一条腿,这哪里是在打他们,是在打我们陈家的脸啊!”

“恐怕不止是李家人吧?”陈庆再次问道。

妇人一脸怨毒的说道:“是啊,要不是他们有帮凶,我们怎么会吃这么大的亏,那人一点都不把我们陈国公府放在眼里,我已经让人下去查了,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的!”

陈庆冷笑一声,说道:“人家当然不会把我们陈家放在眼里,陛下身体有恙,众皇子公主纷纷替陛下祈福,宁王世子和世子妃也在京城,今日去了寒山寺,被这群瞎了眼的狗奴才冲撞了,你说说,你不会轻易放过谁,是世子还是陛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