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大婚之日被抛弃,女子苦苦等了二十年,到现在还愿意给那混蛋做妾?”柳如意一脸怒容的问道。

李易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“竟然连这么痴情的女子都要辜负,那混蛋是谁,现在在哪里?”柳二小姐凤目圆睁,柳眉倒竖,一只手已经按上了剑柄,大有下一刻就愤而拔剑,替天行道,取那薄情郎负心汉狗命的架势。

若是生在后世,她绝对是一个最为激进的女权斗士。

“死了,那“混蛋”已经死了十多年了。”李易看着她,悠悠的说道,“算起来,你也应该叫那混蛋一声“伯父”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柳如意转头看着他。

“因为他是我爹。”

“------”

柳二小姐拳头紧握,俏脸上浮现出懊恼之色,此刻终于体会到李易刚才的心情了,许久之后,才吐出一口气,愤愤的说道:“真他妈的!”

“柳如意。”李易回头看着她,“你刚才说脏话了。”

“你都能说,我为什么不能说?”柳二小姐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
“可你是女子。”

“女子怎么了,你看不起女子?”

“说脏话的女子是嫁不出去的,你得嫁人啊,我可不想养你一辈子。”

柳二小姐胸口起伏,眼神微眯,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。

片刻之后,她的呼吸变的平稳,将双手的指节捏的咯咯直响,淡淡的说道:“我忽然想起来,很久没有考校你的武学修为了。”

------

------

一阵狂风骤雨……

院子里的草地很软,因为每天都会有人打扫的缘故,也异常的干净,躺上去颇为舒服,就是地上有点凉------还有点疼。

李易揉了揉胸口,再揉了揉屁股,这两个地方是刚才柳如意的重点招呼对象,看来这些日子的确是荒废了练武,以前在她不用双手的情况下,比现在还能多坚持几个呼吸的功夫。

发泄了一番心中怨气的柳二小姐又从墙头飞过去了,李易躺在草地上看月亮,从怀里摸出那张手帕,一想到离开之时,看到那女子的眼神,心中就不由的一阵发寒。

堂堂国公家的嫡女,甘愿做妾,也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,苦苦坚持了二十年,不知道遭受了多受冷眼和非议,最终等来的,却是一个对方早就不在人世的消息。

对于极痴于情的人来说,经历了这样的事情,怕是会疯掉。

如果她不能从这件事情的打击中走出来,悲剧的结局几乎是注定的。

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心中暗道,这他娘的,到底造的是什么孽啊!

京城果然太复杂,还是好好的回庆安府待着吧,小环,如仪,等着我回来……

------

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