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这该死的天气,真冷啊!”

李易抱着胳膊走出院子,昨天还是好好的大晴天,早上天空就飘起了雨丝,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,只穿一件单衣,裹挟着雨丝的寒风打在身上,感觉有些冷得慌。

老夫人昨天还说,“雨水”快到了,这几天可能会下雨,让他多穿点衣服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,以后还是得多听听老人家的话。

李易不由的折服于古人的智慧,分出二十四节气,创造出最原始的气象学,能够准确的预测出季节更替和气候变化状况,“雨水”日说下雨就下雨,不过按理说,这次天晴之后,天气就会逐渐变暖了。

春寒料峭,一阵冷风再次吹过,李易紧了紧身上的衣服,果断的打消了出门的计划。

客栈小院那里一切都好,陈国公府这两天似乎安分了下来,没有再去找他们的麻烦,世子府的护卫整天闲的要命,迫切的想要抓几个不开眼的小贼解解闷。

这直接导致了客栈里的人路过那座小院的时候,都是绕着走的。

就在昨天,李易也见到了那位唯一的舅舅,一个长得很结实的中年汉子,体型比老方还要壮实一些,平日里在外面做工养家,何家仅剩的妇孺能够撑过这么多年,就是因为有这样一根顶梁柱一直在撑着。

舅舅早年也是成过婚的,后来不知怎么的和离了,想来也和陈家的压力有着脱不开的关系。

这样一来,母亲那边的人就算是齐了,京城乃是是非之地,他们还是躲的越远越好,庆安府虽然比不过京城,但怎么也算是景国数二数三的大府,重要的是那里都是自己人,怎么折腾都行。

------

------

“一对三!”小胖子甩出了手里的两张硬纸片。

“一对五!”李易趁机溜了两张牌。

“王炸!”柳二小姐很不和谐的声音响起。

“又是王炸?”李易狐疑的看着柳如意一眼,她该不是把那种什么无影手的武功用来作弊了吧,运气再好,斗地主每一把都拿王炸,也太值得怀疑了!

想到接连两把的牌都是从他自己手中发出去的,李易才打消了这个怀疑,示意她继续出牌。

杀鸡用牛刀,这么快的把王炸扔下去,看她一会儿怎么赢。

小丫头片子,刚刚学会斗地主的菜鸟,还是太嫩啊。

“顺子。”柳二小姐把手里全部的牌都扔了出去,顺便从李易和小胖子面前拿走了两块碎银子。

李易一脸呆滞,小胖子面露苦色。

麻将和扑克都是自己带过来的东西,却总是没玩两把,就被这些新手给虐的死死的,李易还是决定出去吹吹冷风,冷静冷静。

外面的雨势其实并不大,充其量只能算作是雨丝而已,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层薄薄的水雾之中,远处的山朦朦胧胧的,房屋变成了一团虚影,看起来也颇有一番意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