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奶奶,这太贵重了,孙儿不能收。”夜明珠价值不菲,更何况是小姑送给老夫人的,李易连忙将锦盒又放了回去。

他对于这一类的珍宝,并没有多大的兴趣,能发出淡淡荧光的珠子算什么,只能照亮巴掌大的地方,连十五瓦的灯泡都不如……

“都是一家人,没什么贵重不贵重的,拿着吧。”老夫人笑了笑,将东西又重新塞回了李易手里。

心里一直对在外流落了二十年的孩子怀有极大的愧疚,一只夜明珠算什么,能弥补这些年来欠他的分毫吗?

李易手中拿着装着夜明珠的盒子,面对老夫人的坚持不知道如何拒绝时,身旁不远处也有几道诧异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这幅《万寿图》,倒也有几分功底。”

“有趣有趣,你们看,这些“寿”字拼凑在一起,像不像是一只灵猿手捧仙桃?”

“退后两步来看,就更清楚了。”

“两幅《万寿图》,各有千秋,这一幅从功底上看虽然比不上赵春,但胜在新奇,不错……”

------

------

李家长孙亲手做的《万寿图》,显然没有众人预料的那么不堪,比不上在书法一道上已经登堂入室的陈春,却也有中上的水准,难得的是另辟蹊径,大大小小百个“寿”字拼成“灵猿献桃图”,又多了一层寓意,也是花了一番心思的。

没有看到预想的场面,方氏的脸上则有些难看起来。

“我来看看。”

一道人影从后方挤过来,一见来人,几人纷纷让开了位置。

左家一门都是书法一道的大师,如今还在世的左老爷子,一手中正楷书出神入化,可谓一字千金,左秋虽然没有左老爷子那么大的名气,但也仅在那几位宗师之下,远不是他们这几个门外汉能比的。

左秋拿起画轴,一边踱步,一边欣赏,却并未作出什么评论。

《万寿图》其实并不是真的有一万个寿字,只是一个形容数量多的量词而已,最常见的,其实更应该称为《百寿图》。

左秋手中拿着的这一副,便是这样的《百寿图》。

《万寿图》能被众人所喜,并不是许多个寿字简单的堆砌,每一个寿字,都是不同的写法,赵春的《万寿图》极为规整,每个字形态虽异,但大小相似,一行一竖,非常整齐,称为《万寿帖》也不为过。

相比而言,左秋手中的这幅,便是真的万寿“图”了。

抛开“寿”字不谈,远远望去,这分明是一幅灵猿献桃图,只此一点,就可以看出,那人不仅精于书法,画道也差不到那里去。

当然,左秋不在乎这幅画怎么样,他的眼前全都被那一个个或大或小,或正或斜的“寿”字吸引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