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左少监和严侍郎方才亲口说过,赵春的《万寿图》,根本不能和李家小少爷的相提并论,而对方的年纪,可是比赵春还小上几岁,莫非李家这一代真的出了一个妖孽不成?”宾客闲谈间,说起刚才的事情,无一不露出惊叹之色。

赵春年少得志,虽然在科举一道并未取得什么耀眼的成就,但他的书画却是一绝,闻名京都,将同龄人远远的甩在了身后。

当然,赵春终究还是太过年轻,阅历不足,还不能和左秋、严章这样真正的大家相比,然而,一个更加年轻的俊杰,在书画一道上力压赵春,令左秋亲口承认自己也不如------除了妖孽,众人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词来形容他。

大家族之中,出了这样的妖孽其实是好事,无论是对于名气的传播还是家族的延续都能起到不小的益助,然而李家的情形又不同,真正意义上的长房早在二十年前就消失了,如今掌权的是李家二爷,倘若李家小一辈一如既往的平庸,最后无论如何,即便是家族会没落,家主的位置还是会传到二房长子的手中。

在这种关键时刻,李家堪称妖孽的长孙强势回归,老夫人态度不明,下一任家主到底要传到谁的手里?

这些------当然不是他们应该操心的事情。

心思玲珑之人,从家主妇人阴沉的脸色中,能够感受到平静之下的暗涌。

李家本来就已经衰落,而方家也不是好相与的,这一桩家事,不知道他们到底会如何去断。

暗涌不暗涌的,李易并没有多大的兴趣,他此刻考虑的是另一件事情。

当初和老和尚约好的,等老妇人寿诞之后,寒山寺会有人下山取经,人家玄奘为了求取真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,奔波十万八千里,不知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,无数次被各路妖精放在蒸笼里,差点被蒸了包子,这才功德圆满------老和尚只是被拖了几天的稿,这个经还是取的太容易。

京城地方邪,想什么就会来什么,正当李易犹豫着具体拖上几天才好的时候,一个硕大的光头,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。

与此同时,周围的宾客也觉得周围似乎亮了一下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“檀印大师,那是檀印大师!”

“檀印大师怎么会来这里,难道也是给老夫人贺寿的?”

------

------

满座宾客之中,忽然出现一个不和谐的光头,是十分惹人注目的,倘若这个光头还是京城有名的高僧,多次受过皇家礼遇,想不惹人注意都难。

佛门信众无数,场内也有不少虔诚的信徒,哪有不认识寒山寺檀印大师的道理?

老夫人在收到下人的禀告之后,不敢耽搁,立刻就迎了过来,先是恭敬的行了一个佛礼,随后便出言道:“不知大师莅临,老妇人未能远迎,实在是失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