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文武百官争论不休,齐国使臣的脸上始终带着高傲之色。

论国力,齐国乃是当之无愧的霸主,李氏皇族虽然也曾经繁盛一时,创造过万邦来朝的盛世,但那已经是前朝的事情了。

作为齐国使臣,无论在哪个国家,他都能够挺直脊梁。

“臣有话说。”便在这时,又有一人站了出来。

众人争吵的声音稍弱,只因这站出来的人乃是新任京兆尹董文允,圣眷正浓,他的话,对于如今的局势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“董爱卿有何见解?”景帝眉梢挑了挑,说道。

董文允肃然道:“凡我景国国土,寸土必争,高祖留下的祖训,不可更改。”

董文允只说了一句话就退到一旁,但却直接的表明了他的立场。

朝堂之上,有不少人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董文允出身寒士,并不属于朝堂之上的任何派系,如今表露态度,便站在了守和一派的对面。

一发须皆白的老者正色说道:“齐国兵力强盛,若是僵持下去,于我景国不利,如今国库衰微,难以为继,若是战争继续下去,不知会有多少兵将妻离子散,还请陛下三思!”

“屁话,齐国虎狼之心,让步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到时候你要怎么办,继续退吗?”一老将大怒说道。

三言两语间,朝堂又有发展成菜市场的趋势。

景帝脸上难掩失望之色,朝武百官,才能超凡者无数,然而遇到真正的麻烦,却无一人能为他排忧解难。

正如董文允所说,高祖祖训不可废,前唐李氏是何等的威风,一声号令,万邦莫有不服,这一场景,何时才能在他的手中实现?

干咳了两声,胸口又开始有些发闷了,看到下方的情形,景帝心中难免的生出了悲怆之意,喘疾越发严重,留给自己的时间,真的不多了。

一道鬼魅般的身影,忽然出现在了殿门之外,几个闪动的功夫,就出现在了景帝的身边。

常德附耳在景帝耳边说了几句,景帝猛的抬头,眼中精光闪烁,大声道:“当真?”

常德点头道:“信使奔波数日,送来捷报,进宫之后,便昏死过去,已经让太医署的人过来了。”

从怀里掏出一物,送到景帝手中,说道:“这是捷报,火漆完好,请陛下一观。”

捷报送到景帝手中的时候,他已经忍不住拆开,视线投了上去。

“好!”快速的浏览完信中内容,看到结尾的大将军印鉴,景帝猛的一拍桌子,大笑着说了几个好字。

文武百官纷纷抬头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喜事,竟让陛下在这么紧要的关头还能如此开怀。

“你虽是齐国使臣,但在我景国境内,便要遵循我景国律法,此事,便交由大理寺去办理,按律办事!”景帝站起来,看着刚才说话的那年轻御史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