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先是德高望重的佛门大师,再是背景深厚的宁王世子,紧接着又是身份尊贵的一国公主,最后连当今天子的圣旨都到了,刚刚被陛下封为长安县子的李家长孙,瞬间就成了场内唯一也是绝对的主角,包括老夫人自己,再也没有人在乎六十大寿的事情。

李易对此心存愧疚,老夫人倒是毫不在意,反倒是比之前更加的高兴,仿佛这件事情,比她的六十大寿还要重要一样。

这也不足为奇,开国之后,数十年来,虽然国家一直都有动荡,但大抵还算安稳,想要靠军功来挣得爵位,几乎是不可能的,最多也不过是赏官赐田而已。

当今天子在位十余年,更是在有意的消减爵位,封爵者寥寥无几,在京县获封子爵者,这是近些年来头一个。

这其中代表了什么,自然不言而喻,为了李家的延续着想,老夫人不能给他更多的东西,心中难免愧疚,现在看来,李家能给他的东西,又怎么能及得上皇恩?

还有什么是比得到圣上眷顾更好的呢?

在老夫人的寿宴上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席间李易自然会被各种各样的问题淹没。

其中当然包括他和世子以及公主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圣旨上说的一桩桩一件件功劳,具体又是什么意思……

李易也只是简要的说了一下和世子殿下以及公主是在庆安府认识的,无意中做的几件事,没想到对国家有这么大的用处,至于和皇帝在花园里聊天,顺便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事情,为了他们着想,李易一个字都没有提。

李明泽等人也只是知道,李易的县尉之职,是陛下御笔亲封,却也并未深究,当今陛下爱惜人才,因为一篇文章特许恩准入仕的寒门学子不知有多少,他们也只当这是其中的一件。

然而,今夜封爵圣旨的到来,众人终于明白,陛下对于他是何等的重视。

不过二十岁的子爵,谁也不知道他以后会走到哪一步,李家对于他来说,终究还是太小了。

李明泽思忖了片刻,看着李易说道:“我之前还在犹豫,以后要不要将家主的位置留给你,现在看来,为了李家,家主的位置,交到你的手上,果然还是最合适的。”

方氏闻言,脸色巨变,却也只是低着头,没有言语。

今非昔比,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县子,就算是丈夫现在将李家家主的位置让给他,李家众人也不会有人反对。

老夫人脸上的表情不变,同样的看向了李易,显然也支持自己儿子的决定。

同桌之上,一众李家核心人物对于家主的话并不意外,一个家族要想长久的延续下去,永保繁荣,不至于衰落,是需要每一代家主不懈努力的。

李明翰虽然是长子,但却不会是一个好家主,从他完全不顾家族带着一个普通女子私奔就能看出来,这些年来,要不是现任家主苦心经营,李家早已经没落的不成样子,比之现在还远远不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