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堂堂吏部右侍郎,在听到那个声音之后,整个人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,急忙将按着李易肩膀的手放开,回过头解释道:“没有,没干什么!”

美妇快步的走过来,问李易道:“小易儿,你们刚才在干什么,他没欺负你吧?”

“大嫂你误会了……”严章一脸苦涩的说道。

他在家中不惧父亲,不惧大哥,却唯独畏惧这位彪悍的大嫂,此时又哪里敢承认。

“没有。”

李易摇了摇头,只是听说过小姑的夫家姓严,没想到居然是这个严家。

妇人用狐疑的目光看了严章一眼,随后才对李易说道:“再过一刻钟,你带着英才来礼堂,和几个小辈给老夫人贺寿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李易看了一眼还在角落里嘟嘟囔囔的小胖子,点头应道。

看着大嫂离去,严章的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转头看着李易,说道:“就算是不看在我的面子上,看在大嫂的面子上,让那狂傲之人知道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如何?”

李易思忖了片刻,看到桌上快要干涸的字迹,沾湿了指尖,在“福如东海”的旁边,写下了“寿比南山”四个字。

擦了擦手,走到小胖子的身边,说道:“走了……”

------

------

“怎么样,《熹平石经》你还要不要了?”看到左秋看着桌上的字迹发愣,严章得意的说道。

左秋张了张嘴,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自己胜了的话。

左家大门上的牌匾固然重要,但他的脸面也很重要,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,他到底还没有不要脸面到那种程度。

“是我输了,这年轻人------你是从哪里找来的?”左秋叹了口气,抬头看着他问道。

刚才在《熹平石经》的诱惑之下,他正常思维的能力都被影响了,打了这么多年交道,早该想到,严章如此的老奸巨猾,又怎么可能做亏本买卖?

他一开始就知道最后一定会赢,故意用《熹平石经》来刺激他,目的一直都是左家大门上父亲亲手所写的那块匾额。

严章一脸戏谑的说道:“这你就不用管了,我就问一句,你刚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。”

“当然作数。”左秋心中暗骂了一句老狐狸,刚才他就是利用了自己对那后生的轻视之心,谁又知道,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竟然能写出这么漂亮的行书来。

“左家大门上的牌匾就在那里,有本事的话,你就来拿。”左秋留下一句话之后,就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“姓左的,君子一诺千金,你莫非是要做那言而无信的小人不成?”严章仔细的琢磨了刚才那句话,什么叫有本事的话就去拿,没有他的首肯,摘了左家大门上的牌匾,左家老爷子可不会放过他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