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几位皇子公主在里面吃的吵吵闹闹,听的人心烦又不能训斥,李易净了手,走到院子里,心头浮现出一丝疑惑。

老皇帝叫他进宫,不会真的只是为了让他做饭吧?

这时,只见那宦官上前一步,笑着说道:“李县子,早朝已散,随我去见陛下吧。”

果然,虽然自己很闲,但想来皇帝应该没那么闲,李易也正想看看,老皇帝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

长相阴柔的宦官从袖中掏出一块牌子递给李易,说道:“李县子,这块牌子您收好了,这是入宫的凭证,有了它,才可以自由的出入皇宫。”

李易接过明晃晃的牌子,入手微沉,心中不由的一动,这东西居然是用金子做的?

不愧是皇室,出手这么大方,一块腰牌都是由纯金打造,这要是多来几块,岂不就发了家?

此时,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这金子打造的腰牌上,却是没有注意到,一旁的宦官看到金色的腰牌,将腰背屈的更深了。

这皇宫的戒备倒是森严,腰牌上面,居然连他的姓名,身份,以及体貌特征都刻的清清楚楚,冒牌的可能性太小了。

将腰牌收起来,回头看到一旁的宦官脸上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容,李易皱了皱眉,张嘴想要说什么,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这宦官的名字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那宦官一脸堆笑,说道:“爵爷叫小人魏忠就行。”

“魏忠?”李易愣了一下,脱口而出道:“魏忠贤是你什么人?”

那宦官一脸的疑惑,随后便摇了摇头,说道:“魏忠贤……,从来没有听说过。”

李易心中好笑,就算是在同一时空,算起来两个人也差着数百上千年,更何况是在不同的世界,又怎么可能会有联系。

“魏忠啊……”

“爵爷有什么吩咐?”

李易看着这宦官阴柔的笑容,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说道:“以后在我面前,不准笑!”

魏忠:“------”

------

------

皇宫真的很大,各种李易连听都没听过的宫殿层出不穷,拱门无数,长廊无数,要不是有魏忠领着,他一个人绝对会迷路。

绕了差不多有一刻钟的功夫,视野才陡然开阔起来。

和老皇帝见面的场合一点也不隆重,甚至也不是在宫殿或者书房之中,走进一个种满了常青树的花园,从两队板着脸的侍卫中间走过,上了一个亭子,就看到了穿着一身黄袍的景帝。

和在宁王府的时候相比,景帝的气色更差了,但脸上的笑容却更多,心情明显不错。

“长安县子李易,参见陛下!”见这些皇帝啊妃子的,有一点特别不好,动不动就要跪,亭子里的青石板贵起来硌得慌,好在李易的膝盖只是轻微的沾了沾,景帝便挥了挥手,说道:“不必多礼,起来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