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老和尚微笑的一句“从来处来”,犹如给平静的湖水中投入了一块巨石,使得寒山寺的和尚同时色变。

近日天下高僧齐聚寒山寺,进寺的流程无非是先报上家门,法号是什么,在哪一座寺庙修行,是得道高僧自然有更高规格的和尚接待,就算是无名和尚也会得到妥善的安置。

然而这位叫做智信的大师,第一句话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寒山寺的和尚------老衲我是来砸场子的!

不告而取是为贼,事先没有任何通知就上门论禅,明显是砸场子踢馆的行径。

寒山寺的年轻和尚到底是缺乏经验,面对如此的情形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。

““从来处来”是什么意思?”寿宁公主俏脸上满是疑惑之色,觉得和尚说话实在是深奥难懂。

“不知道……”李易摇了摇头,为了避免檀印老和尚再次拆台,干脆不再多嘴。

更何况佛理这东西,每个人悟出来的都不一样,可能那位叫做智信的老和尚,只是觉得这句话说出来别人听不懂装逼很好用罢了。

李易这一次猜错了,檀印大师根本没有闲时间去拆台,因为寒山寺的台都快被人拆了。

智信老和尚脸上依旧带着笑容,说道:“素闻寒山寺檀印大师佛法高深,乃是佛门高僧,我等远道而来,只想和大师论证佛法,解我等心中之惑。”

檀印和尚上前一步,笑着说道:“大师远道而来,我寒山寺自然欢迎,只是此地并非论禅之地,还请诸位移步。”

时值水陆法会,寺里不乏各地的有道高僧,互相之间论禅辩佛也是常有之事,但却从来不会这么直接简单粗暴,这里几乎聚集了京都的大部分贵人,若是败了,对寒山寺的声名损失太大。

“我佛无处不在,论禅又何分地域?”外来老和尚摇头说道。

此言一出,寒山寺的一众和尚又传来了一阵哗然。

这是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了啊。

寺内本来就有不少人走动,再加上檀印大师自带吸引粉丝效果,短短的时间之内,就有不少人围了过来。

“这是怎么了,檀印大师在和谁说话?”

“对面难道也是佛门哪一位大师?”

“不清楚是从哪里来的,不过他刚才说要和檀印大师论禅。”

“高僧论禅?这可不能错过……”

------

------

高僧论禅千载难逢,众人摆开了一副看热闹的架势,李易也有些好奇,面对这砸场子的老和尚,寒山寺会怎么处理。

早已有另一名中年和尚走上前来,问道:“你们想要怎么个论法?”

檀印大师是寒山寺的招牌,不能出任何的差错,要是无论哪个和尚都能直接和他论禅的话,他恐怕这辈子只能做这一件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