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众生是佛,你我皆佛……”

“大师早就把答案告诉我们了。”

“原来檀印大师刚才看我们,是这个意思。”

------

------

在那个俊俏后生的提醒之下,众人终于明白了檀印大师的深意,大师果然是大师,能将佛理论证到无形的地步,心中不由对他深深的拜服。

当然,刚才对檀印大师产生怀疑之心的几人,心中悔的肠子都青了,这是对檀印大师的不敬,也是对佛祖的不敬,回去之后,一定要多多捐些香火钱,才好洗清自己的罪孽。

而那个在佛法上造诣不浅的俊俏后生,自然而然的获得了众人的好感,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小辈,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啊!

寒山寺的和尚满脸欢喜,经过李易的提醒,他们立刻想起来那句话是哪位前唐高僧说的,那是六祖慧能之语,异邦和尚根本不可能反驳,因为反驳这句话,就是反驳六祖,就是反驳他们自己。

和尚们都听过这句话,却没有想到这句话居然能回答那个问题,心中暗叹,和这位小施主相比,修行还是不够啊。

有人欢喜就有人愁,寒山寺的和尚高兴了,齐国几个年轻和尚的脸色猛的一变,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能破局,而且是以这种近乎不可思议的方式。

这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没有难住寒山寺的和尚,反倒帮他们扬了名气。

“众生是佛……,檀印大师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智信老和尚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只是说话的时候,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了李易一眼。

至于手持铁棍,被李明珠称作是苦僧的和尚,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。

“大师真的是这个意思?”李轩狐疑的看了李易一眼。

他不相信李易有读心的本事,也不相信檀印大师真是这样想的,他只相信,李易一张嘴,能把黑的说成白的,错的说成是对的,和尚说的还俗,这一点,他自己深有体会。

“这重要吗?”李易瞥了他一眼,小声道。

“不重要吗?”

“重要吗?”

“不重要吗?”

------

------

“姑爷!”

正当李易和李轩争论哲学问题的时候,人群对面忽然响起了一道惊呼的声音,小环手里拿着一个纸包,从人群中小心的挤过来。

走到李易跟前,高兴的扬了扬手里的纸包,说道:“姑爷,尝尝这个,这是我刚才在外面买的挂花糕,可好吃了。”

李易捏了一块放在嘴里,味道虽然比不上宛若卿做的,但也还勉强凑合,看着小环问道: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,小姐呢?”

“小姐陪着老夫人听大师讲经,我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的。”小丫鬟高兴的说道:“我现在就去找她们,告诉她们姑爷也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