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对于正常人来说,“我是谁”,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,当众问的话,很有可能被当成疯子抓起来。

但对于一小部分人来说,这就是世界上最终极的三大哲学难题中的第一问。

这一小部分人,包括哲学家,也包括和尚,尤其是高僧,大德高僧。

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

这个问题困扰了哲学家们数千年都没有一个定论,又岂是随便一个和尚就能回答出来的。

“我是谁?”李易笑了笑,说道:“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景国子民而已。”

此时的李易,已经代替了檀印大师,成为了场中的焦点。

因此,他说的每一句话,都备受众人关注。

“一个普通的景国子民……,这句话又蕴含有什么佛理?”

“不知道啊,不过肯定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。”

“大师,快解释解释,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------

------

临时充当翻译的寒山寺老僧无奈的摇了摇头,对于刚才的问题,这位小施主显然换了概念,并没有正面做出回应。

或者是,他还没有领会到其中的深意?

心中暗叹一声,自己的佛法造诣到底还是不够,老和尚干脆闭口不言。

智信老和尚感叹说道:“一位普通的景国子民就有如此的造诣,这京都,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。”

李易没有理会老和尚,将地上的糕点捡起来,用纸包好,扔在一旁的盛放垃圾的木桶里,拍了怕明显受到惊吓的小丫鬟的肩膀,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“姑爷,我没事。”小环抬头看着李易,挤出一个笑容说道。

“不管你们是哪国的和尚,再敢捣乱,真被拖出去乱棍打死了,没人会帮你。”李易看着这一群外邦和尚,冷冷说道。

和尚不都应该精心修佛,普度众生吗,争权夺利,到别的寺庙砸场子,真以为剃了光头就能成为大师了?

檀印大师上前一步,和李易并肩而立,说道:“寒山寺水陆法会,来者皆是客,诸位若是存着其他的心思,还是从哪里来,回哪里去吧。”

连檀印大师都站出来了,众人自然也无须在忍让。

“就是,外邦和尚,敢在我景国的土地上撒野,找死不成?”

“论禅也论不过大师,还有脸站在这里?”

“识相的就快点滚,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!”

------

------

来砸场子的外邦和尚轮佛不仅没有论过檀印大师,甚至连他们景国一个普通的年轻人都不如,若是再有什么出格的举动,在场的权贵们可能真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“我们是来论禅修佛的,这就是你们寒山寺的态度吗,什么景国名寺,不过如此。”智信老和尚身后一个年轻和尚愤愤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