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我等多有叨扰,还请檀印大师不要怪罪,老衲告辞!”

智信大师走了,跟随他的几个齐国和尚也走了。

不走不行啊,来是为了论禅论佛砸场子,要是把自己论的还了俗,可就是这世上最大的笑话了。

手持铁棍的中年苦僧临走的时候,视线在人群中搜寻了一圈之后,才面无表情的离开。

他们来的时候气势汹汹,信心十足,走的时候垂头丧气,稍显狼狈,落荒而逃的样子。

“大师佛法高深,佩服佩服!”檀印大师理所当然的接受了众人的膜拜,放眼天下和尚,有谁能做到将佛礼论证于无形,想必今日之后,檀印大师在佛门中的名望一定会走向一个新的高峰。

“咦,刚才那位年轻后生呢?”有人忽然疑惑问道。

要说击败外邦和尚,那位年轻人当居首功,他的一番言语,让众人到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晕晕乎乎的。

“走了,刚才就走了。”一人指了指某个方向说道。

“不知道那是哪家的后辈,精通佛法,佛缘深厚,堪称年轻一辈翘楚啊。”有人感叹说道。

“我倒是知道他的身份。”

“快说快说。”

众人好奇的围到一个锦衣人身边。

“虽然没有见过,但你们应该都听过他的名字。”锦衣男子说道:“他就是近日风头正盛,一手好字盖过赵春,被陛下封为长安县子的李家长孙。”

经锦衣人这么提醒,众人立刻想到了一些事情。

那位李家长孙也算是近几日京中的风云人物,陛下数年来所封的唯一一个子爵,据说和宁王世子以及公主都相交莫逆,还听说他和檀印大师也关系匪浅------难怪难怪,他居然有这么深的佛法造诣,和檀印大师相交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。

外邦和尚来的快去的也快,其实并未引起多么大的动静,更多的人都不知道有此事,当此地人群散去之后,水陆法会依旧按照应有的程序进行。

寒山寺的和尚们松了一口气,该走的终于走了,今日可是特殊时期,要是出一点乱子,可是要被天下人看笑话的。

老僧对守门的小和尚再三指示,再有和尚登门,一定要问清他们的来历,千万不要再有像刚才那样的事情发生。

“那位小施主,这次真是帮了我们大忙。”老僧仍旧有些后怕的说道。

对方来者不善,而且他们的路数,即便是檀印大师也有些招架不住,如果不是那位小施主一开始就站出来解围,今天狼狈的那一方就是他们了。

檀印大师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好生招待李家老夫人及李家众人,切莫不可怠慢。”

说罢,他便自顾自的走进了一间安静的禅房,刚才李易的一番话,他也需要好好想想,使念头通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