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都说冤家路窄,出来混总是要还的,这一次撞到人家主场,气氛就有些尴尬了。

好在李易和如意所在的角落够偏僻够隐蔽,崔延新的注意力似乎也一直在蜀王身上,并没有看到他。

视线从崔延新的身上移开,忽而心有所感,隐隐觉得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。

李易抬头看了一眼,果然在斜对面靠前的位置,又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。

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那个书生样子的年轻人,名字叫做陈立诚,是陈国公府的人,就在前几天,在寒山寺的梅树之下,还和他针锋相对,最后被李轩的护卫打断了家中下人的腿,说起来和他的矛盾也不小。

今夜来参加蜀王的邀宴就是一个错误,他在京城一共才有几个仇人,这就几乎全遇上了……

蜀王端着酒杯,站在人群的前面,开口说道:“多谢诸位给本王面子,来参加王府的宴会,这第一杯酒,本王先干为敬。”

这一句话当然是客气,试问京都之内,一干年轻俊杰里面,除了李轩之外,有谁敢不给蜀王面子?

没有人会愿意得罪未来的天子,碍于身份原因,或许他们的家族不能明面上和蜀王有官方的往来,但小辈之间的关系,却向来比较暧昧,在这一点上,不管是是不是蜀王坚定的支持者,做的决定大抵都是相同的。

交好蜀王,有对无错,总得给自己的家族多留一条后路。

蜀王先喝下一杯酒之后,场内的气氛就变得热烈起来。

吃好喝好玩好才是宴会的主旋律,有些人趁着这个机会和老朋友联络联络感情,有些人和蜀王小声的交谈,满面春风,目露春情,唾沫星子乱飞,听的蜀王连连点头------暗地里不知道有什么不正当的交易。

场内的舞姬已经退下去了,剩下一群大男人,窃窃私语,耳鬓厮磨,知道的认为这是蜀王的宴会,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了某个大型同性恋交友晚会……

李易就不一样了,虽然柳二小姐不太乐意说话,耳鬓厮磨是不可能了,但奈何人家长得漂亮,没事了撇两眼,心情也会莫名的好起来不是?

李易的心情好了,有的人心情却很差,崔延新就是其中一个。

作为新科进士,又是崔家子弟,虽然只是一位支脉族人,但在崔家的影响之下,谋求一个好点的差事,再熬上几年资历,不说能够熬来一个锦绣前程,也总比现在待业在家的情况要好得多。

不就是因为在宁王府之时,轻贱了一个地位卑贱的伶人而已,堂堂新科进士,何以落得如此下场?

崔延新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落得今日的下场,他不敢恨宁王,不敢恨吏部,当然也不敢恨当今陛下。

恨只恨那可恶的安溪县尉,强为贱籍伶人出头,使得他当晚颜面尽丧,到现在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帽子还牢牢的扣在他的头上,成为了一辈子的耻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