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今夜蜀王府的人很多,很大一部分人不认识这位忽然冒出来,以雷霆之势将秦余踹飞的年轻人,但也有人在思索了片刻之后,终于认出了他。

宁王远在庆安府,很少在京中出现,世子李轩在众人眼前出现的几率自然更小,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被秦余肆意辱骂。

别说秦余,就是秦相这么做,也不太合适。

因为宁王不是普通王爷,他是陛下的胞弟,手握重权,虽远在庆安府,仍无人敢小觑,陛下对于这位世子非常看重,将他留在京中,掌京畿道监察之责,京畿道监察使不是监察平民,监察百姓的,监察的是京中百官,权贵,乃至于皇室,这其中包括秦相,包括蜀王,包括在场的很多人以及他们家中长辈,京畿道监察使有不经过御史台,直接向陛下谏言的权限。

这位监察使进京只有月余,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,缩在世子府中,从不参加邀宴,也从不和京中权贵往来,他只是在众人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,顺手做了一件事情。

他向陛下进言,京城令陈越徇私枉法,以权谋私------于是陈越就被远谪千里,陈家在京都的势力虽然没有被动摇根本,但多年布置毁于一旦,也损失惨重,而陈家的损失,就是蜀王的损失。

这是世子李轩被众人记住的唯一一件事,现在有了第二件。

他在蜀王府暴揍秦相家的长孙秦余,原因------仅仅是秦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骂了一句。

等等,那一句到底算不算是辱骂?

这些暂且不说,今夜之后,众人对于这位低调的世子又多了一层新的认知。

京都或许又要多一个疯子,一个比秦余更疯的疯子。

疯子不可怕,可怕的是背景深厚的疯子,这位世子殿下的背景,明显要比秦余深厚的多。

“咳……,呵呵……”

一声轻咳打破了寂静,秦余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,捂着小腹的位置,可能是因为剧痛的原因,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。

他在笑,虽然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,嘴角甚至还有一丝血迹残留,但众人却能感觉到他在笑。

都什么时候了,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,这都是一群什么样的疯子?

很快的,他们就像是想起了什么,刚才似乎在某一个比眼下更严峻的情形之下,也有人在笑,而且笑的------比秦小公爷好看多了。

他们看向了那位李县子,觉得今天晚上所有人都不正常。

“咳,原来是------世子殿下。”秦余又咳了几声,咳出了血沫,脸上笑容十足,看起来却十分诡异。

李轩一副很惊讶的样子,走到秦余面前,说道:“原来是秦小公爷,刚才真是失礼了,要是知道骂我的人是秦小公爷,刚才就------少用两分力气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