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呵……”

裸着双肩的少女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,从床上爬起来,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太阳已经升上正中,都是因为昨天睡的太晚,不然她是不可能这个时候起床的。

在床上打了一个滚,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还坐在桌案前,蹙着眉,不时在纸上写着什么,少女一咕碌从床上爬起来,惊讶道:“若卿姐,你昨天晚上又没有睡觉啊!”

女子回过头,看到以一种不雅的姿势盘坐在床上的少女,指了指她已经滑落了一半的肚兜,又回过头,在纸上边写边说:“一些事情需要处理,还有几处新建的剧院人事安排还没有定下来,想了一个晚上,马上就能结束了。”

床上的少女没有穿鞋袜,赤着脚走过来,就穿着一件肚兜和亵裤,趴在她的背上,两只手勾住她的脖子,说道:“那你也不能一个晚上都不睡觉啊,李公子走的时候可说了,要我把你照顾的好好的,不行,下一次我不能听你的话的先睡了,子时之前,我就是绑也要把你绑到床上。”

宛若卿放下笔,将小珠的手拿开,背上两团压迫反而更加明显,摇了摇头说道:“你也是大姑娘了,哪有大姑娘穿着肚兜在地上跑的,赶快去穿衣服,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。”

“这里又没有外人,怕什么?”少女不情愿的从宛若卿的背上爬下来,走到床头开始缓慢的穿衣服,这时,另一道身影从门外走进来,少女抬头看了一眼,对此置若罔闻,自顾自的调整肚兜,像是没看到一样。

曾醉墨撇了少女一眼就不再看,将一碗热粥放在宛若卿的桌前,说道:“你这样辛苦,又有谁能看到,身体都快要累垮了,值得吗?”

宛若卿笑了笑,说道:“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,不过是这些日子事情多了一些,熬过去就好了。”

“熬什么熬,喝完这碗粥,赶快睡觉。”曾醉墨将桌上的纸张收起来,顿了顿,说道:“我刚在在剧院,听到县衙几个捕快闲聊,刘捕头从京都来信了。”

刘捕头自然就是刘一手,在李易的特别叮咛之下,帮了剧院不少忙,包括曾醉墨名气大涨,引来几位背景不浅的公子哥觊觎,也是他帮忙出手摆平,两女虽然和他并没有过什么交流,却也算是她们在县衙最熟悉的人。

大概在两个多月以前,安溪县刘县令被远调京城,听说是升了官,在庆安府也算是一件极为轰动的事情,就连她们也有所耳闻,刘捕头也跟着县令大人走了,好在县衙之中那些捕快一直对剧院颇为关照,不仅解决了几批寻衅滋事的泼皮,平日里更是将剧院当做巡逻的重点。

不过,宛若卿还是不太明白,刘捕头从京都来的信件,和她们有什么关系。

“刘捕头在信里面提到那个人了,你要不要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