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用不着,用不着……”

李易摆了摆手,他哪有什么事情需要别人上刀山下火海,就算是真有,也不敢让这蠢萌汉子去做啊,他坏事的本事绝对要比做事的本事强得多。

躺在床上的是一位身形较为消瘦的中年人,面容清癯,长相看上去和这大汉有几分相似,可能是因为身体有伤的原因,面色略有苍白,在那大汉开口之后,也跟着开口道:“舍弟愚钝,若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,我代他向您赔罪。”

中年男子说话有礼有节,和那蠢萌大汉根本不像是一个爹妈生的,李易摇了摇头说道:“得罪倒是谈不上,只是以后官话要背的熟悉一点,这样扮山贼好歹也能像一些。”

“俺已经背熟了,不信俺背给你听听!”大汉闻言,有些不服气的说道:“恩公你听着,此山是我栽,此树是我开……”

李易实在是有些怀疑,这两位是不是真的是孪生兄弟,只不过在胚胎时期脑子的分配不太均衡,这汉子显然只得到了一小部分,身体倒是得到了补偿,长得比他的哥哥壮实的多。

在这里看到他们两兄弟是一个意外,他还有正经事要办,和陈大夫说明了来意,对方立刻亲自跑进柜台抓药,并表示能不能将药膳的方子留一份,以待之后研究。

就是一个普通的药膳方子而已,后世各种各样的食补方子都快要烂大街了,李易也只不过是从里面挑出来一个而已,怕是任何一个老中医压箱底的方子都不比这个差,他想要研究,也就随他去了。

看着李易取了药离开回春堂,大汉脸上的表情有些遗憾。

他不是知恩不报的人,相反,平白无故的受了别人的恩惠,若是不尽快的还回去,他总是觉得心头堵得慌,可人家根本不需要他,这就让他的心里十分郁闷。

郁闷了一小会儿之后,大汉像是想起了什么,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,放在柜台上,对陈大夫说道:“这些是这几天的汤药费,不够的话,俺再想办法。”

陈大夫笑着将银子推了回去,说道:“既然是小李大人的朋友,老夫要是收了银子,怕是要遭报应,以后你们取药煎药都在这里,不要再提什么汤药费的事情了。”

回春堂开了几十年,怎么都会有不少的积累,陈大夫并不缺这几两几十两银子,对他而言,因为亲手献出奇术,得到本朝太医令的一个承诺,远远比几百几千两银子要重要的多。

要不了多久,他便会将回春堂交给他的弟子,自己再次上京,跟在刘大人身边学习医术,有生之年,若是能医术大成,进入太医署做事,就算是死也无憾了。

中年男子缓缓从床上坐起来,他做事向来果断,对此也并未推辞,便是要偿还恩情,前提也是他的身体能够好起来,笑道:“得人大恩,却不知恩公是何身份,实在是惭愧,不知陈大夫可否告知一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