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景和二年,在漫长的让人失去耐性的蝉鸣声中,景国迎来了最为酷热的盛夏。

今年的夏天似乎比以往要更加炎热一些,曾醉墨刚刚喝完一碗绿豆冰沙,手里面捧着冰袋,心里却还是免不了的烦躁。

当然,这一丝烦躁,却是和天气无关了。

“怎么这么快就要走,不去不行吗?”她在房间里面踱着步子,看着正在床边收拾衣物的宛若卿问道。

“不行啊,孙老已经先过去了,他们在那边重新开始,肯定很不容易……”宛若卿柔声说着,手里的动作却并没有放缓。

“连你都走了,我怎么办?”曾醉墨扔下冰袋问道。

宛若卿回头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去京都呢?”

“我……”曾醉墨张了张嘴,实在是不想提起那个曾经带给她无穷无尽噩梦的地方,负气的说道:“走吧,都走吧,你们一个个没良心的,就让我一个人待在这里!”

宛若卿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活计,看着曾醉墨跑出去的身影,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京都她是一定要去的,要论对于勾栏那一套运作模式的熟悉,就连孙老也比不上她,如今他们在京都重新开始,必定会更加艰难,就她一个人闲赋在家,心里终究会有些过意不去。

然而她一走,醉墨在这里就没有什么朋友了,她甚至连一日三餐都自己解决不了,一想到她,宛若卿的心里又有些放心不下。

摇了摇头,走到门外,站在廊下望着某个方向……,他们在半月前就已经出发,现在,怕是早已到京都了吧?

------

------

这一年,京都的夏天真的很热,如果再不下雨的话,怕是又会迎来一个灾年。

灾年这两个字,对于富贵人家来说并没有什么,但是对于大多数的平民,就是生与死的界限。

这几年灾情频发,就连京都都遇到了几十年不遇的旱情,底层的民众,已经在议论着是不是当今陛下失德,惹来上天不满了。

李轩一身寻常打扮走在街上,头顶上火辣辣的太阳让他没走多久就湿了内衫,倒是有些羡慕那些只穿着短衫就在街上晃荡的闲汉们,宫里发下来的藏冰早就用完了,陛下不去行宫避暑,嫔妃们自然也只能在皇宫忍受酷热,导致藏冰的需求量大增,如今就连皇后娘娘每日也只能分到不大的一块。

“公子,要不要进来玩玩……”

甚至连站在青楼门口的姑娘们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,李轩看着她们因为被汗水冲刷而惨不忍睹的脸,妖怪一样,连进去听曲子的想法都没有了。

“妖精,吃俺老孙一棒!”一个光着屁股,手里拿着半人高木棍的熊孩子,指着青楼门口的姑娘们大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