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话不投机半句多,孙老头看着陈师爷,淡淡的说道:“对不起,陈师爷,有什么话,你还是和我们的东家说吧。”

剧院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,他绝对不会看着自己的心血毁在别人手上,当然,不仅他不会同意,小李大人也不会同意的。

“你们东家是谁?”陈师爷皱眉问道。

孙老头指了指门口的方向,“那位就是。”

陈师爷转过头,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年轻人,微微一怔,没想到这些几乎开遍庆安府的剧院,东家居然如此年轻,处在讶异中的他却是没注意到,站在他身旁的两名捕快,在看到那年轻人的时候,神情变的有些激动起来。

“我不管你们这里是谁主事的,我家大人今晚屈尊在醉香楼设宴,宴请一些像你们这样的商人,记住了,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。”陈师爷冷冷的说了一句,便转头对两名捕快说道:“我们走。”

直到他离开剧院,走出好久之后,才感觉到身边似乎少了点什么,转头四顾,发现本应该跟在他身后的两名捕快全都没了踪影。

------

------

“大人,您回来了!”

陈师爷走出大门的那一刻,那两名捕快立刻走到李易身旁,激动的说道。

李易看着两人,笑道:“大牛,魏强,几个月不见,你们两个倒是越混越回去了。”

大牛讪笑了两声,自从刘大人走后,这位魏县令在县衙中用的都是他自己的心腹,他们这些老捕快的日子,却是不好过。

“这段时间,大牛捕快他们也帮了我们不少忙,要不然,在大人回来之前,我们的日子还要更加难过一些。”孙老头笑着说道。

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大牛摸了摸脑袋笑道:“我还想着过些日子干脆把这破捕快给辞了,在这里找个差事,也比在县衙受窝囊气要好。”

“行了行了,你要是不当捕快,你家婆姨能饶了你?”李易摆了摆手,顺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,说道:“正好,和我说说,那位魏大人是怎么一回事,县衙如今又是个什么状况?”

对于这些事情,没有人比大牛他们更清楚的了,大牛上前一步,立刻说道:“这位魏大人,是刘大人被调到京都当大官之后才过来的,听说以前在京都做官,具体做什么官不知道,平时眼睛长在脑袋上,连王县丞和郑主簿都不正眼瞧的……”

------

------

王县丞很忧伤,忧伤到连他平日里最喜欢喝的名茶都尝不出什么滋味。

他身体康健,子女孝顺,夫妻生活和谐,能让他烦心的,也只有仕途上的事情了。

两个月前,也是像今日一样的艳阳天,他和刘县令难得有闲暇时间,在后衙一处僻静之地品茶谈天,安溪县如今已经成为了庆安府诸县乃至于全国的楷模,连朝廷都大加赞赏,他们作为父母官当然也捞到了不少功劳,本来都对仕途不报什么希望的两人,聊着聊着,也不由的激发出了几分雄心壮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