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“你们爵爷呢?”

李轩一进门就冲正在打扫庭院的丫鬟问道。

正在给院子里洒水降温,名叫小晴的丫鬟吓了一大跳,怀里包着冰的锦帕都掉了出来,哆哆嗦嗦的说道:“在,在内宅……”

李轩大步的向里面走去,快要穿过月亮门的时候,又回头问了一句,“你们爵爷回来几天了?”

“有,有好几天了……”被吓了一跳的丫鬟还有些回不过神。

世子殿下长驱直入子爵府,如入无人之境,一众家丁护卫竟无一人敢阻拦------这位世子殿下这几个月可没少来子爵府询问,他们谁不认识世子殿下,又有哪一个敢在他的面前放肆?

李易躺在摇椅上,桌上是刚刚重新冰镇好一壶葡萄酿,屋子的四角都摆放着一块巨冰,房间里面凉丝丝的,一点闷热的感觉都没有,小环将葡萄从冰水里拿出去,剥好皮之后才小心的送进他的嘴里……

满头大汗,一脸憔悴的李轩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李轩踏进房间的时候,刚好看到李易悠闲的躺在摇椅上,那小丫鬟将葡萄送进他的嘴里,自己这些日子无比辛劳,他却如此享受------他的良心就不会痛吗?

“太过分了,太过分了,你……”

如此鲜明的对比,使得李轩心里面顿时一股无名火起,指着李易正要开口谴责,忽而打了一个哆嗦,从酷热难耐到凉爽至极,只有一步的距离,强烈的反差让他一时间愣在了那里。

------

------

“葡萄酿,还是冰镇的好啊!”和李易并排的一张摇椅上,李轩一只手提溜着酒壶,美美的吸了一口,闭上眼睛,好一会儿才感慨的说道。

他已经很久没有喝过冰镇的葡萄酿了,自从宫里的赐冰数目锐减之后,冰镇葡萄酿就已经成为了奢侈品,世子妃怕热,他将所有的冰都送到了她的房间,晚上------当然也睡在她的房间。

这个时候,他哪里还顾得上谴责李易,只觉得整个身体都舒张开来,就算是躺在这里一辈子他也愿意。

同时,他也终于开始有些明白,李易为什么会对这样的椅子情有独钟。

“你回来这么久了,为什么不让人去世子府报个信?”李轩仰面躺着,望着屋顶,连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。

“在你烦我之前,我总得先舒服几天吧……”第二壶葡萄酿被李轩抢走了,这个没礼貌的家伙居然对着壶嘴喝,皇家礼仪都学到狗身上去了,李易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那你舒服够了吗?”李轩问道。

李易反问:“既然你都来了,够没够有什么区别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李轩老实的说道:“陛下病了,一个月都不见好,你得和我去宫里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