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逍遥小书生》

孙老头亲眼见证了这处勾栏的起死回生,再一点点发展到现在的地步,他几乎每一天都能看到可喜的变化,而这一切,都源自于眼前之人那些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。

只要他回来了,一切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。

缺乏具有新意的故事和本子?来自地方官员的压力?

这些他都不用操心了。

在孙老头和宛若卿的带领之下,一早上的时间,李易将城内和城外距离近一点的剧院都看了个遍,还和他们坐下来看了几个剧目,剧院里面的一切都秩序井然,井井有条,和之前的勾栏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其他的剧院,因为距离太远的原因,李易没有时间过去,至于那些专门为武林人士开设的专场,都远在城外,今天自然也没有机会见识。

一路之上,孙老头不断的给他介绍这些日子以来剧院发展的情况。

庆安府剧院的名声已经远扬在外,二十几个剧院,几乎囊括了庆安府大部分生活在底层的伶人,甚至于其他州县也不断有同行过来投奔,不过因为人数太多,剧院不能够容纳的原因,现在只能让他们做一些杂活,能有一口饱饭吃就好。

孙老头滔滔不绝的说着:“他们所有人都很感谢大人,希望我们能将剧院带到其他的州县,那里还有无数生活困苦的伶人……”

以前这些伶人大都是单干,在瓦市里搭一个小棚子,或者是几个人结伙,只能靠赏钱生存,有了上顿没下顿,甚至于穿州过府,四处流浪。

因为身份卑贱,他们也做不了其他事情,伶人的职业又不能让他们生活的安稳,忽然间有这么一个地方,他们只用干老本行,管吃管住还给发不少工钱,不用风餐露宿东奔西跑,又有哪一位伶人不动心?

庆安府剧院的成功归功于优质的内容和科学的经营方式,这两者都是别人学不来或者很难学来的,因此,盼望着勾栏改革的春风吹拂到他们所在的地方,大步迈进美好的新时代,几乎成了附近州县伶人们共同的期望。

一说到这件事情,孙老头脸上的疲惫之色一扫而空,浑浊的老眼都在闪着光。

若干年后,已经摆脱贱籍身份,终于能够在万千目光的注视下抬头生存的伶人们,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位慈祥的老人临终时说的那句话。

“生命对于我们只有一次,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: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,不因虚度年华而羞耻,也不因卑鄙庸俗而羞愧,这样,在他临死的时候,他就能够说,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业------为全部伶人的解放而斗争!”

那位老人是他们的启蒙者,先行者,必将被历史所铭记,成为世世代代伶人心目中的神明。

李易点了点头,对于孙老头的话十分赞同:“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------是整个景国,一个庆安府是还不够,这些日子,我会留在这里,帮你们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,等到这里彻底稳固下来之后,一部分人继续向相邻的州县发展,另一部分人,去京都,那里将是我们新的。”